第4章 捣乱(1 / 1)

推荐阅读:

(大俞关外)

夜墨煊正和秦俊霖商量着作战计划,一阵曼妙的琴音传入他们耳中。

秦俊霖道:“少主,我去看看。”

还未等秦俊霖走出军帐,周子方便带着一群歌姬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夜兄,小弟来陪你了。”

周子方说完便坐在夜墨煊身旁,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夜墨煊看。

夜墨煊一脸嫌弃的看着周子方,“周公子不在府上好生歇息,跑到关外来……”说着,又瞟了一眼那些歌姬,“来听她们弹琴?”

周子方闻言哈哈大笑,“这鸟都不来的地方,本少爷岂会看得上?至于为何而来,我想夜兄你心知肚明吧?”

夜墨煊毫不客气的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你为何而来!这里时常有翼军出没,我可没功夫保护你!趁着现在天没黑,赶紧回去吧!”

“回去?那是不可能的!我还要等着沾你的光呢,夜兄!”

夜墨煊听着周子方一口一个夜兄,反感至极,他愤怒的走出军帐,秦俊霖见状立即跑了出去。

“少主,您消消气,别跟他一般见识。”

夜墨煊回头看了那军帐一眼,“谁人不知周子方行事荒唐,竟派他来关外,那新帝可真行!”

秦俊霖低声说道:“少主,莫不是您没回京,新帝对您有意见?故意让周子方来捣乱?”

夜墨煊双眼看向秦俊霖,不回京的后果,他不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派周子方来捣乱确实是意料之外。

远处一位士兵急匆匆的跑过来,对着夜墨煊说道:“将军,外面有个男人拉着一车的粮食喊着要见您!”

“粮食?”夜墨煊和秦俊霖对视一眼后说道:“带他进来吧!”

“是,将军。”

夜墨煊看着一位身着红衣的男子拉着一车的粮食走到他面前,这男子眉目清秀,看起来并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可不知怎么的,不踏实的感觉油然而生。

秦俊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车粮食,开口问道:“叫什么名字?粮食从哪来的?来军帐见我家将军所谓何事?”

“在下闵秋岳,粮食是从翼军的手里抢过来的,来见将军是想让将军收留我,哪怕做个小将也可以。”

闵秋岳说完,便看向夜墨煊。

夜墨煊看着这极具温柔的眼神,立即将视线移向秦俊霖,“俊霖,我们这可还缺人?”

秦俊霖道:“不缺。”

“少侠,你也听到了,我们这里不缺人,请回吧!”

闵秋岳微微一笑,“将军,大战在即,怎么会不缺人呢?”

夜墨煊不知眼前这人从哪冒出来,他只知道来一个周子方都让他很是头疼,若再留下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怕是这战未打,内部先乱了!

“俊霖,把他带出去!”

“是。”

秦俊霖将闵秋岳的手腕抓住,本想拉着他走出军帐,谁知无论怎么用力,闵秋岳始终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闵秋岳啊!”

夜墨煊的双眼在闵秋岳身上扫了一会,“说说,师从何人?为何要投身军营?”

闵秋岳朗声道:“在下无师自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故而投身军营,报效朝廷。”

好一番毫无破绽的说辞!

夜墨煊懒洋洋地说道:“下次征兵的时候,你再报名吧!请吧!”

闵秋岳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看着夜墨煊那冷冽的眼神,脸庞始终保持着微笑。

“难得人家找上门来,夜将军怎能拒人千里之外呢?”

夜墨煊转身,只见周子方搂着一个女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周子方见夜墨煊脸色难看,他朗声大笑,“你叫闵什么来着?”

闵秋岳拱手道:“闵秋岳!”

周子方对着闵秋岳招招手,“来来来,秋岳,以后你就是本少爷的贴身护卫了!”

闵秋岳看了夜墨煊一眼后说道:“谢大人。”

言罢,便跟着周子方走进军帐。

秦俊霖一脸茫然,“少主,周子方到底想干嘛啊?难道他就看不出那闵秋岳动机不纯吗?”

夜墨煊道:“他当然看得出,罢了,先由着他们去吧!对了,她,还没回来吗?”

“她?”秦俊霖恍然大悟,低声道:“还没。”

微风吹过魏薇的脸庞,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时分。

余念雪背起一把刀和一把剑,转身对着魏薇说道:“宁沁,我要走了,你多保重!”

魏薇闻言一脸困惑,“走?你要去哪?”

“自然是去杀齐韫!杀了他,一百两黄金就到手了!”

魏薇抬眼看着余念雪,“你...你很缺钱?”

余念雪目光停留在魏薇身上,“小丫头,说了你也不懂!乖乖的待在这。”

“我要跟你一块去!”

“哦?我可是去杀人!”

“我知道!可齐韫并不好杀!”魏薇眼神很坚定。

她曾与齐韫多次交手,虽是将对方击退,可也未曾伤到齐韫分毫。

一想到这,魏薇便很是不甘心!

余念雪犹豫了一会说道:“走吧!”

她们二人潜入翼军军营后并没有找到齐韫,反而看到一群大俞的士兵正放火烧着翼军的粮草。

魏薇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很明显,他们的衣服与靴子并不是配套的,那几双靴子很像那日那群黑衣人所穿的靴子。

一想到这,魏薇紧握着拳头,恨不得冲出去,找他们问个明白,为何要杀自己!

余念雪见魏薇脸色难看,她低声说道:“你怎么了?”

魏薇见那群俞兵已跑向前方,她对着余念雪说道:“我们跟上去看看!”

“啊?”

还未等余念雪反应过来,魏薇便拉着她迅速往前走。

那群俞兵在一个隐匿的角落里,迅速的将身上的衣服换掉,穿成一身黑衣后,又陆续的离去。

魏薇嘟囔道:“果然是他们!”

余念雪道:“你说什么?”

“哦,他们应该不是俞兵。”

余念雪眉头一皱,“不是俞兵却有俞兵的衣服,还真是可疑得很!潜入翼军军营,只烧粮草,却不偷袭!他们想干嘛?制造矛盾?”

“制造矛盾?”

余念雪这话倒是提醒了魏薇,“看来得回一趟边关才行!”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