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换脸(1 / 1)

推荐阅读:

魏薇和赵诗意走到半路时,看了阿思和赵诗意的侍女灵芝。

魏薇喊道:“阿思,灵芝!”

阿思和灵芝赶紧跑过去,灵芝一见赵诗意狼狈不堪的样子,赶紧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赵诗意摇摇头。

阿思道:“小姐,你跑到哪里去了?我四处找你,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你!”

魏薇道:“回去再说!现在天快亮了,我们得赶紧回去!”

正当她们准备离开时,前方大批人马向她们蜂蛹而来。

魏薇见势不妙回头对着灵芝说道:“快带你家小姐先走!”

灵芝犹豫了一下,“那你们小心点!”说完,便拉着赵诗意赶紧往前跑。

魏薇和阿思拔出剑和那群黑衣人厮杀着。

那群黑衣人见赵诗意和灵芝在前方跑着,并没有去追过去。这明显是冲着魏薇而来。

魏薇反手杀了几个人后,她一回头,身后的黑衣人一剑刺穿她的心脏。

此时的魏薇感觉头晕目眩,身上的血不断的流着…

阿思将挡在她眼前的黑衣人一剑扫去,那些黑衣人纷纷倒地。她赶紧跑过去过去抱起魏薇,纵身一跃飞走了。

(大俞皇宫内)

魏初左等右等不见魏薇的身影,无奈只好带着自己的侄女魏知鸢缓缓的走进大殿。

魏知鸢一直低着头,紧跟在魏初的身后。

俞彦文大步走上前,高坐大殿之上。

众臣见状,纷纷下跪叩拜这位新帝。

俞彦文道:“平身吧!”说完,又快速的扫了下面,只见百官之中,赵竟只带了一位女儿,而魏初身后的那个小姑娘竟不是魏薇,倒让他有些看不透。

赵竟看了看他旁边的魏初,原以为这魏初会先开口发言,没想到这魏初故作镇定,并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看这样子魏初还在等魏薇呢!赵竟岂会让他得逞?

赵竟厚着脸皮上前一步,开口说道:“启禀皇上,臣有本启奏!”

俞彦文见赵竟按耐不住了,不屑一笑,说道:“准奏!”

“皇上,如今中宫悬空,还请皇上早日确定皇后人选!”

还未等俞彦文开口,那群老臣纷纷来了一句“臣附议!”

俞彦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看来,今日若不做出决定,怕是走不出这大殿了。

俞彦文扯了扯嗓子,“那依诸位只见,该选哪位贵女做皇后呢?”

此言一出,众臣议论纷纷。

魏初时不时往外看着,若魏薇再不来,他只能将魏知鸢推出去了,好歹她也姓魏,总不能让赵氏占了便宜!

赵竟道:“皇上,小女赵诗裴,才貌双全,臣斗胆力荐!”

俞彦文微微点了点头,他观那赵诗裴确实是个美人胚子,但跟魏薇比起来,还是有些逊色。

这魏薇未在大殿上俞彦文显然有些失望,但又松了一口气,若她在,选她吧,怕是这江山要姓魏了。不选她吧,着实对不起这如天仙般的人儿。

魏初见俞彦文一言不发,立即开口说道:“启禀皇上,臣的侄女魏知鸢也同样才貌双全,臣也斗胆力荐!”话音一落,群臣又议论纷纷。

这赵魏可谓是势均力敌,各支持者各分一半。

俞彦文看着下面一团糟,无奈的摇摇头,这赵竟和魏初皆不可得罪,这不明摆着为难他吗?

那魏初又往外看着,俞彦文见魏初如此心不在焉的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俞彦文大声说道:“好啦!国丧在即,朕岂能在此时草率立后?二位爱卿如此为朕着想,朕也不能辜负二位,赵诗裴,魏知鸢听旨!”

赵诗裴和魏知鸢纷纷下跪。

“赵诗裴秉性柔嘉封裴妃居佳怡殿,魏知鸢端娴慧至封慧妃居锦华殿,因国丧在即,免封妃大典,元公公!”

“老奴在。”

“带二位娘娘下去吧!”

“是!”

赵竟,赵诗裴和魏初,魏知鸢异口同声说道:“谢主隆恩!”

俞彦文见元公公带着赵诗裴和魏知鸢离开了大殿,又说道:“时候不早了,众卿都回去歇着吧!”

众臣道:“臣告退!”

赵竟和魏初走出大殿,群臣纷纷上前祝贺。

此时的魏初可没心思搞这些虚的,他寒暄几句便匆匆离去。

赵竟心中也是相当不快!本来是想让赵诗裴和赵诗意一同进宫的,如今这双保险失效,他自是气得一句话都不想说,却还要应付这些同僚,他草草应付后,也匆匆离去。

张明在一旁忍不住偷偷的笑着。

(魏府)

魏知鸢被册封为慧妃的消息已是传遍整个魏府,府中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庆祝着,这魏氏往后便是皇亲国戚了!

魏久夫妇知道自己的女儿册封为慧妃后笑容满面,对待下人也变得和蔼可亲了。

夫妇二人想着许是祖宗庇佑,才会让魏知鸢这不起眼的孩子当了妃子,一想到这点,他们二人又赶紧跑到祠堂叩谢列祖列宗。

魏初脸色铁青,他一进祠堂,一言不发的看着魏久夫妇。

魏久本是喜笑颜开,一见魏初黑着脸,他赶紧收起脸上的笑容,唯唯诺诺的说道:“大哥,你回来了!”

魏初不耐烦的说道:“你们先出去吧!”

魏久本想多问一句,却被魏二夫人一把拉了出去。

魏久甩开魏二夫人的手,“你这是做什么?我正和我大哥说话呢!”

魏二夫人无奈的翻着白眼,“你大哥的女儿没被选上,他能高兴得起来?你怎么那么不识趣?”说完转身便离去。

魏久听完这话才反应过来,嘟囔道:“这侄女终究比不上亲生女儿!哎呦!我这老糊涂!夫人你等等我!夫人!”

少倾,阿思背着魏薇从后门走进祠堂。

魏初见状,立即将所有门窗关上。

他战战兢兢的抱着魏薇的尸体,“阿薇,阿薇!”

阿思跪在地上,瞬间泪流满面,“大人,小姐,她…她死了。”

魏初一听这话,犹如五雷轰顶,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说,是谁干的?”

阿思道:“大人…我…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魏初将魏薇的尸体放在地上,抬手给了阿思一巴掌,“怎么死的人不是你?你这贱婢!”说完,又甩出一巴掌。

这两巴掌下去,阿思的脸顿顿时肿得跟包子一样。

她对着魏初磕了一个头,“大人,奴婢这就去陪小姐。”

说完,便从怀中掏出匕首,正准备刺入心脏时,窗户突然被一股强有力的风震开了,而她手中的匕首也掉落在地上。

魏初警惕的问道:“是谁?”

“大人,是我,徐运良。”

魏初呵斥道:“把窗户关上!”

徐运良闻言,立即将窗户关上。

他见魏初脸色难看,阿思泪流满面,魏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心中便已猜到发生了何事。

“大人,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眼下不是伤心难过之时,当务之急是要想想对策才是!”

魏初冷哼一声,“对策?人都死了,难不成你有起死回生之术?”

徐运良走到阿思的身旁,将她的脸抬起,“起死回生之术倒没有,但这换皮之术,在下还是略懂一二。”

“哦?”魏初一脸诧异的看着徐运良,“换皮?你是说将阿薇的皮换到阿思的脸上?”

“正是,大人,此事既然由阿思而起,何不如让她戴罪立功呢?毕竟,活着的人才能办事啊!”

魏初紧盯着徐运良看,心想:“徐运良的话不无道理,可这人死了还要遭这罪,这……不不不,若是让皇帝知道阿薇已死,那魏氏在大俞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我绝不能让列祖列宗的努力付出东流!”

拿定主意后,魏初缓缓的说道:“就按你说的做!”

徐运良道:“是,大人。”

阿思又将地上的匕首拿起,徐运良立即将她的手腕抓住,“想死?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说完,便将阿思手中的匕首夺了过去。

阿思愤愤的看着徐运良,“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何苦要这般害我?”

“害你?你没有保护好魏薇,还自戕?魏薇怎么死的,没人比你更清楚吧?你不想着为她报仇,却想着一死了之,真是枉费魏薇待你如亲姐妹般!”

阿思听完这番话,彻底的放声大哭,此刻,她多么希望死的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魏薇。

魏初走出祠堂后,便叫了一群人将祠堂围得水泄不通。

随后便独自一人走出魏府。

他走在街上,看着这热闹的集市,便想起了魏薇小的时候。

“爹爹,我要吃这个,我要吃这个。”

一阵清脆又稚嫩的童声传入魏初的耳中,他放眼看去,是一位男子带着一个小女孩在买冰糖葫芦。

魏薇从小就被送去临江学武,回到魏府时,已是十岁,当时她第一次见到冰糖葫芦,也如这小孩般吵着要吃。

可魏初并没有买给她。

一想到这,魏初的愧疚之意一涌而上。

即使是满怀愧疚可那又如何?

生前将她利用尽,死后连她的尸身也不放过。

魏初摇摇头,转身便往回走,他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阿薇,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