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追杀(1 / 1)

推荐阅读:

“报!报!报!”

边塞之中,日尽黄昏,孤寂无边,突然,一道急切的来报声划破长空。

来报士兵顾不得等人禀报,直接冲进营帐,厉声跪地,“二位将军!京都发来急报!皇帝驾崩,新帝登基!请二位将军速速回京面圣!”

夜墨煊开口说道:“知道了,下去吧!”

一盏烛火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而正坐在案桌后执笔写字的魏薇听闻猛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双细长的凤眼,眼尾处微微上翘,像极了墨色将处的尾锋,可能是常年驻守边关的原因,她的肌肤并无一般女子的光鲜靓丽,倒是略深的小麦色,带着蜜色光泽。

此刻,她的眉头紧蹙,眼珠冷冷的像是琉璃珠子,透露着肃杀之气,思索片刻后说道:“边关得留下一人镇守,夜墨煊,你看…谁回京面见新帝?”

夜墨煊似笑非笑的看着魏薇,“怎么?着急回去表忠心?”

魏薇冷眼看着夜墨煊,“要不你去?”

夜墨煊咧嘴一笑便拂袖而去。

阿思慌慌张张的跑进营帐内,说道:“小姐,我们即刻启程,回京都!”

魏薇一见阿思这慌乱的样子,想必她也是收到风声了。

魏薇不紧不慢的说道:“慌什么?是我爹传信来了?”

阿思低声说道:“皇帝驾崩,新皇登基,大人速命我等护送小姐即刻赶回京都!”

魏薇无奈摇摇头,“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阿思犹豫了一会,开口说道:“新帝尚未娶妻,如今皇后之位悬空,赵氏双姝对后位虎视眈眈,大人不惜连夜召回小姐,此举…小姐,想必您…心知肚明。”

说完,她又偷偷的看了魏薇一眼。

只见魏薇一阵冷笑,她那双明亮动人的双眸盯着阿思看了许久才缓缓说道:“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阿思,原来…不管我怎么努力,在他眼里,我就是一颗棋子!一颗,可以为了魏氏随时牺牲的棋子!”

阿思看着魏薇一脸愁容的样子,不禁一阵唏嘘。

眼前这位魏大小姐也不过是豆蔻年华,虽在京都素有九天仙之称,但常年驻守大俞关,日夜操劳,脸上早已略见沧桑,如今那郁郁寡欢的模样,更是令人无比心疼。

一想到这,阿思下意识咬了一下嘴唇后,便说道:“小姐请放心,您可是大俞唯一的一位女将军,那新帝虽年纪轻,倒也不是个糊涂蛋,孰轻孰重他定能分清楚。”

魏薇意味深长的看着阿思,“那要是魏氏强迫他呢?”

“小姐,这女将军做了皇后便不能再上阵杀敌了!这大俞的女子千千万万,可,能上阵杀敌的就只有您一位,便是大人强迫新帝,也有那赵氏从中作梗,您大可放心!倒不如顺了大人的意,父女和睦才是最要紧的!”

阿思这番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魏薇微微点了点头,“走吧!”

魏薇和阿思走出营帐,只见那夜墨煊正坐在树下吹着笛子。

那笛音虽悦耳动听,但此时的魏薇可没心思听,她大步向前,开口说道:“我要回京都了,这里…就拜托你了!”

夜墨煊并没有理会魏薇,他继续吹着他那笛子,他早就猜到魏薇会回京都,哪怕她不愿意,她那个爹也会强迫着她回去。

一想到这,夜墨煊竟有些同情她。

自小便被当棋子养着,一言一行都得听命与他人,真够可怜的。

魏薇见夜墨煊依旧吹着笛子,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她本想多嘱咐几句,但又想着,夜墨煊身经百战,不必她啰嗦,便缓缓走向前。

阿思牵着两匹马追上了魏薇,她们两人双双骑上马,策马扬鞭,赶赴京都。

三更时分,官道一片寂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这份静谧。

只见远处两匹骏马在这方天地中奔腾,卷起层层风尘。

魏薇奋力鞭策,不顾沙尘的无情扫刮,“阿思!再快些!”

“是,小姐!”阿思厉声应道。

魏薇和阿思一进京都,便看到那赵氏姐妹在前方策马奔腾,这架势莫不是刚从外地赶回来?才如此慌慌张张的往皇宫飞奔而去?

魏薇和阿思在后面紧追着赵氏姐妹,正当她们两人想迎上前时,突然间不知从何处冒出了几个黑衣人将赵诗意给掳走了。

奇怪的是那赵诗裴见妹妹被掳走丝毫没有想要相救的意思,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赵诗意便扬鞭而去。

反而是赵诗意身边的侍女对那黑衣人穷追不舍。

魏薇阿思互看一眼后便掉头去追那群黑衣人,岂料,她们跑进森林时,树上的大网朝着她们二人飞了下来。

魏薇踩着马背纵身一跃,拨出佩剑,一剑砍掉了那张大网,转身又飞到马背上。

正当她们继续往前时,那两匹马儿却踩进了一个大坑,连人带马直接掉了下去。

魏薇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她四处张望,只见四周漆黑一片,不见阿思。

“阿思,阿思!”魏薇喊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应。

“奇怪,阿思怎么不见了?”

魏薇满腹疑惑,她从怀里拿出火折子轻轻一吹,那火光微微亮起,她故意将脚步放轻,慢慢的往前走去。

刚走了几步路,魏薇手中的火折子突然被熄灭了,她下意识的往墙壁靠去,谁知这一靠那堵墙却转动了。

魏薇内心早已七上八下的,她紧贴着墙壁随着那堵墙转了过去。

这墙的后面居然是一座宫殿!

敢在京都之地建地下宫殿,这人可真猖狂!

魏薇慢慢的向前走着,她的右手紧紧的握住腰间的剑柄。

诺大的宫殿居然空无一人,真叫人疑惑连连。

魏薇走进内殿,只见那内殿空荡荡不曾有一人,而此时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她赶紧躲到屏风的后面。

那屏风后面又是一堵墙,魏薇伸出手一碰,谁知那墙又动了,她赶紧拔出剑将那墙卡住,只见那墙后竟有一人抛出铁链将魏薇的右手手腕给套住了。

魏薇瞪大眼睛盯着那人,只见那男人仪表堂堂,一身青衣倒衬得他英气逼人。

那男人一见魏薇先是一惊,随后又示意她不要讲话。

魏薇点点头,又将头扭过去,透过屏风看到了一男子将赵诗意狠狠的扔到了床上。

那赵诗意被五花大绑着,双眼紧盯着那男子。

魏薇定眼一看,那男子竟是张修远!

这张修远是张尚书的独子,他私自建造地下宫殿,如今又是掳走了赵诗意,此举甚是让人匪夷所思。

张修远掐着赵诗意的脖子,“一见你这目中无人的样子我就恶心!怎么?还是这么傲娇?说话啊你!”

赵诗意一言不发的瞪着张修远。

“求我,我便饶你不死!”

赵诗意依旧一言不发的瞪着张修远。

张修远又用力的掐着赵诗意,只见赵诗意表情虽痛苦,但始终没有开口求饶。

魏薇想冲出去救赵诗意,却被那青衣男子给拉了回来。

她瞟了一眼手腕上的铁链,方才只顾着看那张修远和赵诗意,倒忘了自己被那铁链给套住了。

青衣男子对着魏薇摇摇头。

魏薇又扭头看向赵诗意,那赵诗意始终不肯求饶。

不对,从一开始这赵诗意便没有开口说过话,哪怕不愿意求饶,按正常反应也该与那张修远周旋一番才是,魏薇眉头一皱,这赵诗意还真是古怪。

张修远将手松开,不屑的说道:“你有什么可傲娇的?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给谁看?”

赵诗意依旧一言不发。

张修远大吼:“说话!”

赵诗意显然是被吓到了,她低着头,泪水不断的在眼眶里打转着。

“是不是只有皇帝才配听你说话啊?你别做梦了,朝堂那位是不是真皇帝还不可而知呢!”说着,又将赵诗意的头拎起。

赵诗意一听这话,那温柔的双眸突显杀意。

而此时的张修远却自顾自的回忆从前,丝毫没有发觉赵诗意有何异样。

他看着这张楚楚可怜的脸,心中一阵悸动,不一会便扑在赵诗意的身上。

魏薇见状正想冲出去时,那青衣男子又将她紧紧的拉住,她不断的挣扎着,那青衣男子就是肯松手。

张修远一见赵诗意眼眶中的眼里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他怔了怔便赶紧起身,他看着赵诗意泪流满面,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他本不该对赵氏女动情,也不该将赵诗意掳走,感情之事本是你情我愿,如今一个身不由己,一个不情愿,真是骑虎难下。

张修远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想帮赵诗意擦眼泪,而赵诗意却将头扭过去。他犹豫了一会,又强行将赵诗意的眼泪擦干。

赵诗意那双大眼睛一直瞪着张修远。

“哼,你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别瞪了!我是不会放你走的!赵竟想将你送进宫当皇后,我偏不让他得逞!”

赵诗意看着张修远好像并没有要杀她的意思,她的双眼不再瞪着张修远,但始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张修远一直在等赵诗意开口,可赵诗意就是不开口说话,反而闭上了眼睛,看那样子像是睡着了。

他本想将赵诗意身上的绳子解开,但转念一想又改变了主意。他将被子盖在赵诗意身上后,便走出了内殿。

魏薇见张修远离去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生怕这张修远对赵诗意做出什么不轨之事来。

她虽与赵诗意并无交情,但此事决不能袖手旁观,还是得想办法将赵诗意救出去才是!

正当魏薇放松警惕时,那青衣男子又将她拽了过去。

魏薇的剑直接架在那青衣男子的脖子上,“说!你到底是谁?”

青衣男子笑道:“别冲动,先把剑放下,我先将你手腕上的铁链解开!”

魏薇打量着眼前这男子,看他不像是在说谎便缓缓的将手中的剑移开。

青衣男子将她手中的铁链解开后,又一直盯着她看。

魏薇又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你是没见过女人吗?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青衣男子哈哈大笑,“女人我见多了,倒是没有见过这么美的!”

此言一出,魏薇又将他死死的按住,如此轻佻之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说!你到底是谁?”

青衣男子嘴角微微上扬,笑道:“我叫蒲今晨,你呢?”

“蒲今晨?不认识!说!你为何会在这里?”

蒲今晨看着脖子上的剑,“你先把这玩意给放下,怪吓人的!”

魏薇看了一眼蒲今晨,便将手中的剑收了回去。

蒲今晨见魏薇从一开始就一脸冷冰冰的样子,不禁说道:“你还真是冰冷美人啊!”

魏薇不耐烦的说道:“回答我!”

蒲今晨用手指了指上面,“从上面掉下来的!”

魏薇看了看上面,又看了看那堵墙,她正想去碰那堵墙时,却被蒲今晨制止了。

蒲今晨道:“你想干嘛?”

“救人!”

“不可!”

魏薇冷冷的看着蒲今晨,“我救人与你何干?”

蒲今晨道:“你若是想救那赵诗意我劝你还是别瞎操心了,那张修远不会杀她的!”

魏薇眉头一皱,“你认识他们?你到底是谁?”

“方才不是说了吗?我叫蒲今晨,认识他们很正常啊!京都的名人,谁不认识?倒是你,看你这风尘仆仆的样子,倒像是从关外刚回来的!再看看你这绝世的容貌,想必就是那位女将军,魏薇吧?”

说完,蒲今晨似笑非笑的看着魏薇。

魏薇又打量了蒲今晨一番,“你知道的可真多!”

“是你知道得少!这地下宫殿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成的,那张修远怕是早就有谋朝篡位之心了!”

魏薇眼角一抬,“你对这张修远还真是了解!”

蒲今晨噗呲一笑,“看你这样子,还是在怀疑我?别白费心思了!还是想想怎么从这里出去吧!这里可是机关重重,一不小心我俩可是会命丧黄泉!”

“赵诗意虽与我没过几次面,也没什么交集,但看到一个弱女子被劫持,难道不应该挺身而出吗?不管是她还是其他女子被劫持,只要被我看到,我就一定要去救!”

“她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那也得救!”

蒲今晨无奈摇摇头,“罢了罢了,你还真是执着!”说完,他便将手中的铁链抛向那堵墙,只见那堵墙又转了过去。

魏薇跑到床前摇了摇赵诗意,赵诗意一见是魏薇,惊讶的看着魏薇。

蒲今晨走到魏薇身旁,魏薇正想解开赵诗意身上的绳子,蒲今晨却一把将赵诗意扛到肩膀上。

魏薇正想开口说话,蒲今晨看着她,微微一笑道:“走吧!”说完,又走出内殿,大摇大摆的往前走,魏薇紧跟在其后。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终于找到了出口,一走出来竟到了京都渡口。

蒲今晨将赵诗意放了下来,魏薇赶紧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你还好吧?”

赵诗意微微点点头。

魏薇狐疑的看着赵诗意,这脸上虽有感谢的意思,但半天也不说一个字谢字,倒让魏薇颇为诧异。

蒲今晨似乎看出了魏薇的心思,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别疑惑了,这位赵二小姐从小就是个哑巴,又怎么会说话呢?”

赵诗意惊讶的看着蒲今晨,她的粉唇微微一动,似乎在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魏薇看着赵诗意那表情像是自己的秘密被人捅破了一样,便却信蒲今晨说的是真话,可是,他又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恐怕是赵氏的秘密,知道的人没几个吧?”

蒲今晨哈哈大笑,“那是自然,坊间都传这赵二小姐性子沉,不善言辞!起初我也深信不疑,直到有一日,我在赵府的屋顶上,看到一个丫鬟在练腹语,而这位赵二小姐嘴巴跟着声音一张一合的,我便得知,原来誉满天下的赵氏双姝,其中一个竟是哑巴!真是让人好生意外啊!”

赵诗意听完蒲今晨这话,紧咬着嘴唇,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魏薇。

魏薇迅速的拨出剑架在蒲今晨的脖子上。

蒲今晨无奈的摇摇头,“又来?”

“你不是大俞人!”

蒲今晨嘴角微微抽动着,“将军可真是误会我了!”说完,他双眸直勾勾的看着魏薇。

魏薇哪会相信他的话,手中剑依旧架在他的脖子上。

蒲今晨先是将头微微一扭,魏薇手中的剑又向他的脑袋扫去,他又蹲下身躲了过去。

魏薇纵身一跃,飞到蒲今晨的上方,蒲今晨见魏薇的剑朝着他刺过来,他眼疾手快的将魏薇的手腕握住,轻声一笑,“将军,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快些离开吧!”

魏薇环顾四周,此地确实不宜久留,但此人又甚是可疑,岂能轻易放过?

她又看了看赵诗意,只见赵诗意身子微微颤抖着。

无奈,魏薇只好将手中剑插回剑鞘,她扶着赵诗意往前走去。

蒲今晨得意一笑,默默的看着她们二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魏薇和赵诗意走到半路时,看了阿思和赵诗意的侍女灵芝。

魏薇喊道:“阿思,灵芝!”

阿思和灵芝赶紧跑过去,灵芝一见赵诗意狼狈不堪的样子,赶紧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赵诗意摇摇头。

阿思道:“小姐,你跑到哪里去了?我四处找你,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你!”

魏薇道:“回去再说!现在天快亮了,我们得赶紧回去!”

正当她们准备离开时,前方大批人马向她们蜂蛹而来。

魏薇见势不妙扭头对着灵芝说道:“快带你家小姐先走!”

说完便拔出剑和那群黑衣人厮杀着。

魏薇反手杀了几个人后,她一回头,赵诗意手持长枪毫不犹豫的往她身上刺进去。

此时的魏薇感觉头晕目眩,身上的血不断的流着…

灵芝趁着魏薇走神之际,又往魏薇身后补上一刀。

魏薇怒目圆睁的看着赵诗意,“为什么?我救了,你却要杀我!”

赵诗意那张艳丽的脸,逐渐扭曲,但她并没有开口说话。

一旁的灵芝说道:“你知道得太多了,所以,你必须死!”

“知道得太多?我知道什么了我?”魏薇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灵芝。

“还在装傻?你都听到了什么?”

魏薇一怔,脑海突然闪过张修远说皇帝不一定是真的皇帝!

灵芝见魏薇表情怪异,便猜到她是想起了什么。

她将刀提起,准备再补上一刀,阿思骑着马将魏薇抓起。

不料身后的黑衣人紧追不舍,阿思瞳孔猛地一颤,只得立刻勒紧缰绳,但却早已来不及,马儿被绳索绊住马蹄,瞬时翻转,二人被迅速摔下马。

阿思将魏薇扶起,连忙关切道:“小姐,你怎么样?”

魏薇轻声说道:“我还好。”

周边凛冽的寒风一阵一阵的吹着。

那群黑衣人二话不说,好似原本就计划好的一般直接向着魏薇二人袭去。

剑光凛然,光影交错,但终究是寡不敌众。

魏薇知道再打下去也是徒劳,便边打边退,随后找准时机,用尽全身力气拉起倒地的马儿,翻身而上,顺手接过阿思,于是二人终于骑马逃离。

那群黑衣人见状,相互对视几眼,却并没有在追上去,身影就此消散在黑夜之中。

魏薇带着阿思一同驾着马狂奔,即使身后的黑衣人没有追上来,但是心下的焦躁不安却愈发浓厚。

京都近在咫尺,突然,半空中突现几道寒光四射!

魏薇情急之下将阿思推下马,而自己却身中数箭。

她看着身上的箭刻着“俞”字,那再次出现在眼前的一群黑衣人,那几双靴子,是常年在军中的士兵才有的靴子!

“为什么?为什么?”

魏薇嘴里不断的说着,眼中的绝望更甚,她看着那群黑衣人一步步走向自己便深知自己在劫难逃了。

她缓缓的看向远处的阿思,只见阿思倒在地上,想必是从马上摔下来晕过去,她又扭头看向那群黑衣人。

只见那群黑衣人手起刀落,根本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

魏薇在闭上双眼的最后一刻,看见的依旧是陪伴她数年的那轮边关独有的明月和一群群烈马。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