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退婚后,我被权臣盯上了 > 第二百七十章 陆景成番外

第二百七十章 陆景成番外(1 / 1)

陆景成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回到上一世。

他明明记得自己在打坐,睁眼竟然躺在一个破落的床上。

他曾在往生镜里见过他上一世的模样,也曾为了帮沈姝化解心魔进入幻境,他自然知晓这是哪里,这是年少的陆景成家。

陆景成心跳如鼓,镇定的从床上起来,摸索着出门,找了一个大水缸,待瞧见里面才十六岁的少年模样,确信自己真的回来了。

“景成,你不是说今日去挑给沈大姑娘的礼生辰礼物吗,怎么在那里傻站着?”王氏轻咳了两声,摇头看着他。

陆景成回过神,几步走到王氏身旁帮她顺了顺气,扶她坐下后,朝她温和笑道:“儿子正打算去。”

王氏点头,从荷包里掏出一些碎银子给他,“过两日大姑娘就及笄了,她们家家底好,什么东西都见过,你只管选有心意的。”

陆景成点头,嘱咐了王氏不用操心,转身出了门。

只是他没有去挑选礼物,而是直接去了沈府。

沈府守门的认识他,知道他是自家大姑娘的落魄未婚夫,眼中不屑,还是进去通传了。

等了一会,就见一个满脸嫌弃,一脸不耐烦的小姑娘出来了。

“陆景成,你找我有什么事?”

陆景成没说话,拉着她的手腕带着她往外走。

换作以前,陆景成绝不会这么大胆和孟浪,如今他重来一次,不想再做压抑自己了。

沈姝又气又惊,娇呵道:“陆景成,你这个登徒子,你要带我去哪里?”

陆景成此时个头已经比沈姝高出一个头了,他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沈姝,冷声道:“自己的未婚夫拉你叫登徒子,赵司遥和你游湖算什么?”

他自带威严的神情和说得内容让沈姝心虚,没来由的被他唬住了,没再叫了,小声道:“你到底要拉我去哪里?”

陆景成头也没回的拉着她走,“你去了便知晓了。”

按照记忆中的时间和地点,陆景成将沈姝带到了翡翠斋的里间,“你在这里别出声,一会我送你份大礼。”

沈姝皱眉,轻嗤一声,“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陆景成淡笑:“你不是想和我解除婚约吗?你若是在这等着,我等你及笄,我就带我娘去沈家退亲。”

沈姝眼睛一亮,“你说的可是真的?”

陆景成微微颔首,“自然是真的。”

沈姝一脸倨傲,轻哼道:“那我就暂且信你一次。”

陆景成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自己去了外间,和曾经一样挑选给她的生辰礼,等他刚挑选好,果然如记忆中一样,遇到了赵思遥和他的同窗们。

“哟,这不是陆景成吗?怎么会在这里?”赵思遥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陆景成下意识的看了内间方向,见沈姝没动,便没回赵思遥的话,

赵思遥冷笑,夺过陆景成手里的簪子嗤笑道:“哟,你不会在给你那未婚妻买及笄礼吧?啧啧啧,只可惜,沈姝才看不上这廉价的玩意。”

陆景成冷冷的看着他,冷着脸道:“不用赵公子操心。”

赵思遥笑得满脸得意,“陆景成啊陆景成,你满心满眼放在心上的女人,在本公子这里也不过就是个玩意。”

看到陆景成手握成拳,满脸怒色,赵思遥继续洋洋得意道:“学业好又如何,还不是要娶我玩剩下的女人,讨好我玩腻了的。”

“等过些日子,本公子将她睡了,本公子再来告诉你她床上怎么样,啊哈哈哈……”

陆景成挥拳对着赵思遥的胸口打去,赵思遥被打得倒退,气得胸口起伏。

“陆景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打我!”赵思遥满脸愤恨,直起身就见陆景成身后走出一个脸色惨白的女子,正是他刚刚说的玩意。

沈姝气得浑身颤抖,双手攥紧手心,她没想到,她以为的如意郎君不过是将她当成玩物,她只是赵思遥用来羞辱陆景成的工具。

赵思遥心虚,怎么也没想到沈姝会和陆景成在一块。

他张口解释:“那个沈姝,你听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姝打断,“我与赵公子非亲非故,还请赵公子不要叫我的闺名。”

说着沈姝眼泪朦胧的跑出了翡翠斋。

陆景成扫了一眼赵思遥几人,跟着她出去了。

沈姝被气昏头了,不管不顾的往前走,陆景成一直沉默的跟在她身后。

等跑到河边人少的地方时,沈姝终于停了下来,眼泪哗啦气势汹汹的朝陆景成吼道:“你看我的笑话是不是很得意?”

陆景成叹了一口气,取下手帕递给她,平静道:“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被别人欺负了,我有何好得意的,我只是想你看清楚他是怎么样的人。好了,别哭了,先擦掉眼泪。”

沈姝接过手帕,哭的更伤心了。

等哭够了,沈姝将手帕想还给他,才发现手帕已经不能见人了。

沈姝将手帕捏在手里,别扭道:“改日我再还你一条新的。”

陆景成不置可否,低声道:“我送你回去吧。”

沈姝这才想起,他刚刚因为她打了赵思遥,不知道会不会被报复,心虚道:“你刚刚打了赵公子,会不会有影响?”

陆景成看她担心的模样,淡淡笑了,“没事。”

他占了重活一世的优势,知道一些秘密,赵思遥没那么容易报复他。

果然回去后,他找赵县令说了一些话,赵思遥果然没敢来报复他。

沈姝及笄那日,陆景成带了他母亲一块去沈家。这一世并没有发生上一世被下药之事,他没有和沈婉被抓奸,也将上一世没有送出去的生辰礼送给了沈姝。

令他没想到的是,她还真的还给他了一条新的手帕。

陆景成发现,沈姝对他的态度似乎好了许多。

不仅帮他请了大夫来看他母亲的病,还经常戴着他送她的簪子。

陆景成几乎忍不住怀疑,这是修仙界的沈姝来了,还是这是原本的沈姝。

不过这个沈姝似乎是不会医术的,时而对他颐指气使,时而又娇羞可爱,和修仙界的沈姝对他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陆景成因着之前和沈姝曾一起去平城救治过疫病,他依着记忆里平城是如何处理疫病的,将防疫措施和救治疫病的方子给了谢珩,没想到竟然得了他的赏识,和他成了好友。

陆景成想到他曾亲眼见沈姝和谢珩成亲了两次,这一次他还是将沈姝带到了谢珩面前。

不过似乎两人都不怎么喜欢的样子。

两人回去时,沈姝还气汹汹的问他,“陆景成,你什么意思?”

她眼里噙着泪珠,满眼委屈,像是被他气狠了的样子。

陆景成不知她怎么生气了,笑着解释道:“我是觉得侯爷这人挺好的。”

沈姝白了他一眼,“他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见陆景成微笑着没说话,沈姝急了,凑到陆景成身边焦急问他:“你是不是还在气我以前做的蠢事?”

陆景成摇头,他知道她被继母捧杀养得娇纵了,她本性并不坏,只是容易被撺掇。

沈姝丧气,“你若是没生气,为何要将我推给别人?也不上沈家来商定婚期?可不就是怪我?”

一连串的问题让陆景成哑然,他总不能和她说,他怕她再爱上谢珩?

陆景成叹气一声,抓着她的肩膀和她四目相对,“沈大姑娘确定嫁给我不后悔?”

沈姝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莞尔一笑道:“自然是不后悔的。”

“以前我做了许多蠢事,如今知错了。你若是还能接受我,可以让婶娘来沈府和我爹商议婚期。”

陆景成微笑,第二日就和王氏带了东西去沈家敲定了婚期。

期间陆景成还帮着沈姝出了主意从徐氏手里夺回了她母亲的嫁妆,然后沈姝风风光光嫁进陆家。

一直到进入洞房,陆景成都有一种身处梦境不真实的感觉。

直到掀开沈姝的盖头,见到一脸娇羞又有些紧张的沈姝,陆景成这才觉得安心了一些。

她今日很美,一双桃花眸子清澈动人,像刚刚出水的芙蓉娇艳欲滴。

两人喝了合卺酒,又完成了结发礼,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两人都红了脸。

最后还是陆景成主动将沈姝抱上了床榻,将帐帘放了下来。

衣衫散落,两人摸索了半夜后,陆景成将累得疲倦的妻子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鬓角,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她终于成了他的妻了,他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太久了。

婚后的生活平淡而温馨,沈姝和她带来的丫鬟婆子照顾家里,陆景成则安心考试。

时常沈姝也会红袖添香,夫妻二人生活和谐美满。

成婚第二年,沈姝为陆景成生了个女儿,陆景成为女儿取名为陆棠。

夫妻二人欢喜不已,沈姝恨不得将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女儿寻来,陆棠小名也叫珠珠,有掌上明珠之意。

同年陆景成高中状元,成为了大魏最年轻状元郎。

状元游街时,陆景成被当朝公主看上,皇上欲招他为驸马。将他招来细细询问,才得知陆景成已经娶妻生子,宁死不愿意抛弃糟糠之妻。

皇上又从谢珩那里得知陆景成就是当年渝州城疫病时提供救治方案和治疗疫病方子之人,对他进行了褒奖,命陆景成为康宁县知县。

陆景成带着妻女和老娘一块去赴任,因远离京中,倒是躲过了京中的夺嫡风波。

沈姝也没想到,当年自己嫌弃的落魄书生,有朝一日竟然让她成为了官太太,她无比庆幸陆景成当日带她去见识了赵思遥的真面目,还不计前嫌的娶了她。

到康宁县上任第二年,沈姝又为陆景成诞下一子,取名为陆谦。

陆景成因为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打点,虽然在任上政绩做得不错,但一直在外任职。

夫妻二人倒挺享受这样的日子,身为一方地方父母官,为民办事,受百姓尊敬又自由自在。

一直到新皇登基,朝中曾经站错队的朝臣被清洗,京中空出许多官职,而陆景成不曾参与党派,被新皇注意到,委以重任。

于是陆景成被调入京中任都察院都事,后又被升为户部郎中,经历官场沉沉浮浮,在他四十岁那年,终于成为了大魏最年轻的首辅。

此时陆景成已经儿孙满堂,沈姝为他育了两子一女,儿女又为他添了许多孙子孙女外孙。

而他多年的好友谢珩不知为何,竟然一生未娶,从他族弟那边过继了一个孩子。

沈姝比陆景成先一步驾鹤西去,临死前沈姝拉着陆景成的手道:“这辈子能认识夫君是我最大之幸。”

陆景成握着她的手痛不欲生,原本硬朗的身体也慢慢垮了。

操持完沈姝的葬礼,陆景成终于也坚持不住去了,儿女们含泪将他们二人合葬在一起。

只是他再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在打坐,此前经历的一切陆景成有些分不清是真是假。他是陆承还是陆景成。

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一世,我终于没有再害死你了,沈姝。

陆景成召来弟子一问,“我闭关了多久?”

弟子恭恭敬敬答道:“回宗主,您闭关了五十年。”

原来他闭关了五年,而他回去这一世是五十年。

陆承有种迫切的想法再去见一见沈姝,虽然她不是他的妻子沈姝。

这般想着,陆景成便往沈姝和谢珩她们住的悠悠谷去了。

只是站在悠悠谷前时,陆承还是停了下来。

她是她,她也不是她。

往事随风,他终究是改变不了什么。

能与她在梦里或者是真的度过了那一世就足够了。

陆承这般想着,忽然察觉到自己身体泛光,随后周围仙音萦绕,云霞漫天,仙光引渡。

他竟然顿悟不需要经历雷劫就要原地飞升了。

置身于降下的接引仙光之中,陆承并不急着飞升,回头望了一眼悠悠谷的方向,等了许久仍没有见到想见之人,最终他消失在了天际。

天元四千五百七十年,上界流云宗宗主陆承飞升,亦是千年来上界各宗门飞升第一人。

最新小说: 都市神农仙医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甜蜜宠爱:萌妻,乖一点 深闺天下 遮天之天帝副手 高手下山:开局直接无敌 逆袭1987 金丝雀飞走后,大佬疯了 穿书七零带亿万物资当辣妻 被爆孕吐后,玄学大佬带球嫁给山里糙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