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来见(1 / 1)

”该怎么说呢,该说不愧是机翻的吗,让我掰掰手指头算算,啊,好像又过去了一千年,真无语,才刚刚背完心法,肌肉记忆都比我自己记得快。真烦!“

”但是好歹咱也能叠4层印记了不是,境界成功进阶天仙巅峰了,离掌握风之法则也不远了。“

”快来安慰安慰我,人家金仙才掌握一道法则,你告诉我现在离掌握法则不远了!不行了,我需要歇息,都不想喷你了。“

”这不显得你天赋绝伦,无人能出其右嘛。你想想,你现在对风的领悟如何?差的不过是些许含风之法则的宝物来施展,咱又不是正统修仙,天仙已经到顶了,已经进无可进了。“

”确实啊,我纠结个什么劲?我只会术,不会法来着,都是直接借用的法来着,心里平衡了。“

”是啊,也没人教法术,都是自己摸索,会用已经不错了。“

主要还是懒得修心,世界观不同,讲不通。很唯心的东西,在这里只要你认为时间不可逆,那就不可逆,但同样的,也是可逆的,只要你切实的相信。金英也是过了好久才发现的,其他人包括始麒麟,他们的观念里时间就是很恒定的一直向前,从来不去想什么时间加速、回溯之类的,所以在他们眼里,时间印记就是恒定的出现频率,而金英则不同,在金英的眼里时间是变化的,可快可慢,极限时还可以逆流,所以观察到的时间印记就是不定的,会随着周围的变化以及自身变化而处于时刻的变动之中。

所以,金英修炼的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与洪荒完全不同的路,虽然殊途同归,到达极致时效果相同,但在此之前洪荒没有与之对照的对标,所以外在表现就锁在最初的境界,无法再进。

也许以后会与其它的相互印证,从而与洪荒修炼体系对标,也许可能会得到承认,达到相应的境界,不过都是好久以后的事情了,眼下先苟住小命再说,我战斗力才堪堪抵达金仙欸,人家还是个宝宝。

”以前攒的法则碎片有用了,刚好可以融入我的碎光里面。“

”谁叫你以前对法则领悟不深,都用不了呢?“

”我的错,行了吧,好端端的提它干嘛。“表现在外的就是,金英不停的撇嘴,都撇出酒窝了。

”嘛,嘛,有人来了,我先撤了。“不得不说直觉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就是可惜点错地方了。

金英也不管,迟早会遇到人的,谁先谁后无所谓,本来就打算见见各位大佬的不是?

继续赶路,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我去,这么耐得住的吗,行,你不来是吧,那我也不理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再见!“不管是谁在跟踪,爷不陪你了,能追上再说。

不管法力消耗了,直接引用灵珠内的灵气(先天灵气作为底牌,除非特意,否则都用后天灵气了),直接加速。

见过窜天猴没有?现在你见到了,一路火花带闪电。

你说灵气消耗,我灵珠会自产的,洒洒水啦。倒是身后的小尾巴似乎甩不掉啊,空中看不到、也感知不到任何人、任何痕迹,不管了,左右不过一个金仙,就不信还能留住我,我这一路留了好几个印记,随时准备撤退。

看着前方的道场,金英扶额,”似乎,好像跑了几个月,还是几年来着,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三清道场了。不是还有一段路来着?“

眼下虽然疑惑,但已经到地方了还是不得不先跳下云端,步行而上。第一次拜访总得给点面子,一上门就空降人主殿算怎么回事?(其实还是从心,这战力多少有点水。)咱可是讲究人,不能让人挑错。

金英不是不想先去拜访女娲,但之前那只赤隼提醒了金英,洪荒水很深,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糟心事,难保随处可见的报复青年,就是缺了主事人,没人管啊。现在金英实力有点,不多,但自保应该足矣,所以,赶紧到处打好关系免得打起来被围殴啊!

很无奈,金英现在在洪荒撑破天就一个金仙战力,还是初入金仙,而且代价极大。除非到混沌中,但可能吗?不可能,逃都没时间逃,洪荒太大了。

所以金英为了自己着想,四舍五入下,先找最近的打好关系,万一打的时候轻一点呢?咱不是怂,只是需要时间发育而已,嗯,先苟一波。

”唔,到了。这位道友,还烦请通禀一下你们师傅,说有人拜访。呃,好像不对,那啥,贫道就是来拜访三位道友的。“金英有点无语,好像咋说都不对劲的样纸。

”好的,我这就去通禀师尊,还请稍候。“守山的弟子还是很客气的,也不排除金英的威胁就是了。天仙威压全开,守山的一般都不是什么重要弟子,也别期望能有什么眼力见,威压就是凭证,代表实力,别过分就好。

守山弟子没啰嗦,直接只身一人快步拾阶而上,赶到大殿,此时三清正好都在,”师尊,两位师叔,山门外有人求见。“

太清,也就是老子率先开口道:”两位师弟,不如我们去见见这位道友如何?我能感觉到他与我们有大机缘。“

玉清(原始)和上清(通天)仿佛商量过一样:”亦有此感。那便同去。“

其实他们也是刚刚才来这山前大殿,修行时感觉有机缘到了出来打算见一见。修行之人但凡心有所感,就绝非小事,当初三族大战之时他们就感觉不是出世之际,方才躲过一劫,当初一战陨落了不知多少先天神祗,想想都觉得可怕。

路过的金英表示,也没啥感觉啊。

老子在前,原始和通天紧随其后飞了下来,落至山门,行了个道揖,金英也学着回了一礼,”道友此番前来拜山所谓何事?恐怕不止访友如此简单吧。“

金英说不紧张是假的,但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道:”三位道友好,吾道号金英,至于跟脚便不说了,此番前来主要是来拜访三位道友,整个洪荒的先天神祗都所剩无几,所以我想着多认识几个,日后好有什么地方大家可以互相帮衬着,毕竟现在不是我们以前的时代了不是?道友以为如何?”

言下之意很明显了,我来这就是交个朋友,以后我遭罪了还求大佬救命。但似乎,哪儿出了点问题,不会吧,不会还真以为我这个借口是真的吧!

老子明显思考了好一会,先是看了看原始,眼神交流了一下,嗯,是坚定的目光,再看了看通天,通天眼一闭,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了一般,狠狠的点了一下头,既然决定了,也不再犹豫,”好,道友,我们同意了,日后我们绝不为难道友以及道友联系到的其它先天神祗,必要时也尽力援助,也请道友遵守承诺!“

说罢,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不知道友可有何凭证供大家辨识?“

嗯?问号脸。咋滴,我这话是组建联盟吗?我怎么不觉得这话有蛊惑性呢?嘛,目的达到了,可能大家都想有人保护吧,唔,我算算啊,要是这么容易就抱大腿的话,哇哈哈哈,我岂不是可以在洪荒横着走了!

快停止yy,大腿就快不耐烦了!

这无处安放的小手,怎么办,快拿出点东西来,什么比较好,既不容易仿制又不容易毁坏?对了,先天灵气!

赶紧的,拉开面板,点击弹出,好吧,其实是意念操控,但摆造型懂不懂?右手伸出探掌,三枚灵气币跨越维度闪现出来,毛茸茸的蒲公英印在正面。

手作戟型,物随指动,呈扇形排开在金英面前,”道友且看,次乃洪荒最后的先天灵气,我耗费大量心力才得以留存,现在洪荒根本不可能再有先天灵气,同时其上蕴含我的部分法则,很好辨认,只是可惜不能通讯。“

打个响指,灵气币分别飞向三人,老子三人接住,点了点头表示了一下,接着老子继续之前的话题,”道友远道而来,不如到我兄弟三人的洞府坐坐。“原始、通天也附和着道:”金英道友,请。“

总觉得好生硬,还有你们不该给我个交流手段啥的嘛,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靠。算了,大树底下好乘凉,就在这歇着呗,害能咋地,金英无力吐槽道。

”客随主便,那打搅道友了。“金英还是客气了一把,又不影响啥,就是套话。

”不打搅,不打搅,金英道友自便就好。“乐呵呵的老子道人反倒挺客气的。

但是,你们两个弟弟怎么不说话?你们大兄全权代表你们是吧。

吐槽是吐不出来的,憋心里面就好,话说会不会把我憋坏啊?要不我还是吐一口,噫,怕别,要被打出翔的。

虽然很想飞上去,但,大佬还没起飞呢。反正他们看我的眼神好奇怪,似乎在诧异?

最新小说: 太古仙王 阵惊天下 极道神体 穿越之:狂妃宠夫无度 洪荒:我冥河,开局举报系统 吉利偷走我的青春 剑情神魔录 诗剑江湖行 东牙之狼烟天下 搬空敌人珍藏后疯批王爷我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