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游戏模板修仙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第二百五十七章(1 / 1)

在看到司揽月之后,林清风心中生出疑惑。

他清晰地记得之前司揽月与古月城主皆是逃过了黑雾的侵袭,以两人的实力,按理说不应该会如此。

想不清楚的林清风便不再多想,眼下自身情况不明,而且林清风隐隐感觉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太过安全。

低头看了看陷入昏迷中的司揽月,林清风沉思少许,随后弯腰一把将其抗在肩上,晃晃悠悠地朝前走去。

如今情况不明,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实力,况且之前司揽月也曾救过他一命,权衡利弊之下,林清风还是决定将其带上。

如果司揽月的体重再重一些,林清风或许会做出另一个选择,但好在司揽月并不重,纵然没有了灵气在身,但抗一个司揽月倒是不成问题。

走了好一会,前路依然一片昏暗,看不见任何其他痕迹,大地满是疮痍,道路坑洼,并不好走。

林清风气喘吁吁地将肩上的司揽月放在一个斜坡之下,伸出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

他还是有些高估自己了,即便是司揽月再轻,可陷入昏迷之后的她却是没有意识,这还没走多远,林清风便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

没有了灵气加持的他,此刻也不过是一个正常的中年人,好在境界并不算太低,身体底子仍在,倒是不会显得太过单薄,但看不见方向的前提下,饶是林清风心境沉稳,此刻也有些无力之感。

“咕咕咕!”

这时,腹中传来的饥饿声让林清风眉头一皱。

自从修仙之后,他已经许久没有尝到饥饿的感觉了,没想到今日却是重新感受了一番,心头别有一番滋味。

可环顾四周,走了这么久,别说天上飞的,就是地上跑的他都未曾看见一个。

尽管土地潮湿,可地上也有些许杂草,但眼下并未到绝地,林清风并不准备以杂草充饥。

“咕咕咕!”

正当林清风准备继续赶路时,不远处传出咕咕般的叫声,不过这次并非是从林清风腹中传来,而是一旁的山坡之下。

林清风朝着声音处看去,一双血红色的双眼映入眼帘。

仔细一看,那是一只呈黑色,全身毛茸茸的兔子。

此刻那黑色兔子正悠闲地趴在地上吃着四散的杂草,三瓣嘴唇左右蠕动,头上一双长长的耳朵竖立,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立刻惊醒它。

这兔子的双眼异常地血红,但对于此刻的林清风来说,眼前的兔子在他眼中只是补充能量的蛋白质。

林清风屏气凝神,右手前伸,想要施展出木矛法术,将其钉在地上。

可当手伸出之后,林清风才想起自己如今体内灵气全无,根本施展不出任何法术,哪怕只是一个低阶的木矛术。

这让林清风眉头一皱,但也只能缓缓缓收回手掌,弯下身躯,放轻脚步,缓缓地朝着前方的黑色兔子靠近。

兔子很傻,白日喜静,夜晚好动,野外捉兔子时只需要在兔子常经过之地设下绳索陷阱后,第二天便可以过来捡了,兔子在被绳索陷阱困住之后只会往前面跑,不知道后退,所以绳索只会越来越紧,直到它们没有知觉。

但眼下并没有太过充足的条件,林清风只能使用最傻的办法。

林清风一步一步谨慎地朝着前方的黑兔靠近,那黑兔仿若没有察觉一般,依然在啃食着地上的杂草。

待林清风走到合适的距离之后,那黑兔置若罔闻,这让林清风嘴角轻轻一笑,看来这兔子确实傻。

当距离足够近时,林清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前方黑兔扑了过去。

就在林清风即将扑倒那黑兔之时,林清风却是亲眼看见,那黑兔双腿一蹬,轻松地逃过了林清风的抓捕。

扑空之后的林清风再次朝着黑兔看去,那黑兔却只是回头看了林清风一眼,眼中仿若还有鄙视,随后便晃悠着身躯,一蹦一跳地朝着远处走去,消失了踪影。

这种打击让林清风脸色一黑,亏他还以为这是只傻兔子,最后却是没想到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

“咕咕咕!”

腹中再次传来饥饿之感,林清风尝试着打开储物袋,可没有了灵气之后,腰间的储物袋仿若只是一个摆设一般,毫无作用。

忍受不住饥饿的林清风先是看了看地上的杂草犹豫少许,可在腹中饥饿的驱使下,林清风眼神变得坚毅,双手猛然抓向那些被黑兔啃食过的杂草。

原本他心中还有些许担忧,毕竟此处诡异之地,地上的杂草可能有毒,不过刚刚黑兔吃过之后,林清风再无心中顾忌,扑在地上开始大快朵颐。

青草混合着泥土的土腥味扑鼻而来,但相对于饥饿来说,这些都不值一提,尽管味道不好,但林清风还是强行吞咽下去,毕竟没了灵气之后,如果没有足够的能量支撑,他很快便会倒下去。

吃了一会儿之后,林清风竟然觉得这杂草也并非很难吃,入口咀嚼一下,反而还有一种别样的香甜。

正当林清风吃得正酣之时,一旁却是传来莫名的响动。

林清风侧头一看,司揽月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此刻正一脸惊诧地看着地上的林清风,纵然司揽月见识甚广,可醒来第一眼便看见一个人正趴在地上吃着草,心中也难免诧异,何况这人还是自己认识之人,这就更让司揽月心中更加疑惑了。

疑惑的同时眼中也难免带有一丝警惕。

看见司揽月这幅表情,林清风动作一滞,连忙将手中杂草放下,想要解释一下。

可奈何嘴中的杂草太满,只是发出几声呜咽。

司揽月见状眼神从警惕变成了戒备,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储物袋。

可很快,司揽月眼中便露出一丝惊异与迷惑。

林清风见状心知肚明,在他扛起司揽月之时,他便已经知道了司揽月如今的情况和他一样,体内也无半点灵气,强如金丹期修士也是如此,更何况他一个筑基期修士。

林清风见状,也不急着解释了,而是缓缓吞下口中杂草,随后一脸正色地对着司揽月开口道:

“师姐可知这是何地?”

见林清风神色语言正常,司揽月表情恢复平静,随即缓缓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

听见这个答案,林清风心中并不意外,此地极为异常,竟然能让金丹期修士变为凡人,或许碰见了另外几个人还能有些答案,但之前林清风一路走来,并未发现其他几人的踪影。

没有得到答案的林清风也不好意思继续吃草,刚刚已经吃了不少,眼下并不是太过饥饿。

当司揽月在知道如今的情况之后,脸上并无慌乱,表现得比林清风之前更为平静。

这也让林清风心中暗自佩服,不愧是宗门天骄司揽月,如此情况下竟然毫不惊慌。

若是寻常修士,发现体内没了灵气之后恐怕远没有眼下的镇静,而林清风不同,他本就不是土著,哪怕没了灵气也只是认为此地不寻常,何况灵气在他眼中也只是一种特殊的能量,既然能修炼而来,失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对于其他修士来说,灵气早已成为了他们不可缺少的日用品,若是到了此地,恐怕没那么快恢复过来。

“师姐,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林清风问出心中想法,司揽月既然醒了,以她的见识,或许知道的东西比自己更多,能给出一些不一样的见解。

司揽月缓缓站起身来,环视四周,秀眉紧蹙,以她的实力,在修仙界只要不碰见一些绝地或者是元婴期修士,天下她大可去得。

哪儿曾想到这个绝灵崖竟然如此不同寻常。

之前见黑雾上卷之时她早已避开,但她还是太过低估那绝灵崖中的黑雾了,没有及时逃走,以至于被那黑雾卷了进去。

触及黑雾之后,她便感觉体内灵气一空,随后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后便看见林清风在旁吃草。

听见林清风的询问后,司揽月饶有所思。

一旁的林清风见状也不打扰。

可这时,地上却是忽然传出剧烈的震动之声,两人一时不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林清风顺着地上震动朝着身后看去,脸上写满了惊讶,只见两人身后数不清的黑兔正以极快的速度奔逃而来。

原本躲避不及吃了一地草的林清风见状有些愣住,没等林清风欣喜,却是看见了黑兔身后不远处,无边无际的黑雾如同狂沙席卷一般,冲着两人而来。

这时林清风才明白,为何这些黑兔一窝蜂地朝着两人奔来,这并非其他原因,而是在逃避身后的弥天黑雾。

危险远不止黑雾,林清风远远地看见黑雾之中偶尔会伸出一些奇特手臂,将一些速度来不及的黑兔吞噬,然后便没了踪影。

林清风转头看向司揽月,两人相顾无言,哪怕不知道那黑雾中有何物,但两人也知晓其中定然有着危机。

何况两人如今没了灵气在身,只是普通人,一旦被卷进那黑雾中,恐怕没有之前在外面那么简单。

两人二话不说,顺着黑兔奔逃的方向开始逃跑。

那些黑兔看上去不大,可身形却是极为灵巧,一蹦一跳地,很快便超过了两人,不过林清风速度也不慢,刚刚吃过的杂草此刻化作了动力,让林清风脚步丝毫不逊色这些黑兔。

不过林清风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与它们比起了速度。

可跑着跑着,林清风便发现了不对,因为他没有在身旁看见司揽月的身影。

这不禁让林清风回头找寻起司揽月的身影。

很快,林清风便在一群黑兔的身后找到了司揽月,只见司揽月提起裙摆,正全力逃跑,可失去了灵气之后的她,再也不是那个宗门的天骄,也不是那个俯视他人的金丹期强者,此刻的她只是一个柔弱女子。

尽管全力奔跑,可身体的差异以及被泥土沾染重若千钧的衣物却是阻拦了她的脚步,导致她现在连这些黑兔都跑不过,此刻正落在最后,而身后的弥天黑雾已经越来越近。

可尽管如此,司揽月脸上依旧没有柔弱之感,只是奋力奔跑,甚至没有发出过一丝呼喊,也没有向林清风求助。

林清风见状眉头微皱,但却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着司揽月跑去。

当林清风跑到司揽月身旁时,身后的黑雾已经离两人越来越近,林清风甚至已经能感觉到黑雾之中的危险正朝着自己逼近。

以司揽月的速度,早晚会被这黑雾追上。

林清风没有多说,直接将正在跑路的司揽月扛了起来,然后迅速地朝着前方跑去。

“嗯!”

突然被扛起的司揽月忍不住发出一声惊讶的呼声!

正在逃跑的林清风却是并没有听见,耳旁的风声与身后的黑雾让他别无多想,此刻的林清风一心往前逃跑,目的则是跑出身后黑雾的范围,至少得跑过前方的一群兔子。

不知道跑了多久,身旁已经没有了兔子的踪迹。

林清风回头看去,不知何时,席卷而来的黑雾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在退去的黑雾之中,地上还残留着一些动物的尸体,仿若退潮被搁浅的贝壳一样。

林清风见黑雾退去,心中的紧张感一下便松了下来,轻轻地将肩上的司揽月放在一旁,随后便瘫软了下来。

在逃跑时他并未有所感觉,可现在安全之后,全身上下却是传来一阵酸麻之感。

“师姐,刚刚对不住了!”

林清风对着司揽月歉意说道。

他潜意识中还一直将司揽月当做那个金丹期修士,宗门师姐,可失去了灵气之后的她,比现在的自己更弱。

放司揽月下来时,林清风才发现司揽月脚上的鞋子仅有一只,另一只早已不翼而飞,露出洁白的脚背,而脚底间却早已一片漆黑,甚至还有些许红色血液沁出,可见在自己扛起她之前另一只鞋子便已经脱落。

而司揽月则是以这样的状态在满地碎石的地上奔跑的,可即便如此,司揽月仍旧没有出声过。

林清风看了一眼之后便移开了视线,并没有多说。

眼下的情况即便他说出来也解决不了,不如不说,还能保存司揽月要强的颜面。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