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游戏模板修仙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第二百四十三章(1 / 1)

听完回答的林清风并不想说话,眼下自己连金丹期都没到,化神期离自己的确有些遥远。

似乎是觉得有些丢了面子,那上古恶灵继续道:

“虽然我不知道化神期,不过你们修士的金丹期与元婴期我却是有些了解。”

“哼。”

林清风只是冷哼一声,话语中充满了不信任。

那上古恶灵听后立马大声解释道:

“到了金丹期,便是蕴丹的过程,之后便是元婴期,化丹成婴,从而悟道……”

上古恶灵振振有词的解释起来,林清风只是在旁认真细听,这上古恶灵尽管声音幼稚,但懂得确实不少,虽然自己现在并未到达金丹期境界,但提前了解一下也是极好的,至少不会走得太歪。

说到一半时,见外面没了声音,那上古恶灵也是立马察觉到了林清风的心思,停下口中话语。

林清风正听得有劲,见话语停止,立马开口道:

“继续说!”

见琉璃瓶内久久没有回音,林清风摇了摇头,却是感觉这个上古恶灵智商不怎么高。

不过时间还久,只要这上古恶灵肯说话,他一定能从其口中知道一些想要的消息。

这时,瓶中的上古恶灵忽然急促说道:

“不好了!它追过来了。”

听见此话,林清风眉头一皱,急忙问道:

“你不是说你的秘术可以屏蔽一日时间吗?这才六个时辰不到,莫非你们一日只有六个时辰?”

说到后面时,林清风话语中带着冷意。

上古恶灵听后连忙解释道:

“不是,原本我施展的秘术至少可以隐藏一日,但它又变强了,我秘术已破,他已经朝着这边赶来了!”

听见上古恶灵的解释,林清风神情一变。

这岂不是说明身后的那只上古恶灵又吞噬了不少修士,不死心的林清风继续道:

“你还可以施展秘术继续切断你们的联系吗?”

“不行了,我和它实力差距太大了,况且我一直被封印在这里面,不能吞噬灵气变强,除非你放我出来!”

听到这个回答,林清风直接选择无视,转而问道:

“它还有多久能追上来?”

上古恶灵沉吟少许:

“如果只是现在的速度,一日之内,便可以追过来了。”

得到准确的答复,林清风不再慌张,至少他还有一日的时间可以用来逃命,不过对于上古恶灵所说的一日时间林清风并没有全信。

但此刻林清风心中也已经开始思量,虽然这几个时辰他一直在快速赶路,可想要到达秋水城至少还有着一日多的距离,而以身后那只上古恶灵的速度,恐怕自己尚未抵达秋水城之前便会被其追上。

而面对吸收了如此多的修士之后的上古恶灵,林清风已经没有了与其战斗的勇气。

实在不行,还是只有将手中琉璃瓶丢掉。

不过在刚刚与上古恶灵交谈一番之后,林清风觉得倒也不是没有上上之策,虽然有些风险,但至少不会损失这件法器。

只不过眼下的林清风心中还有些顾虑,所以心中尚有些迟疑。

纠结少许,林清风心中还是没有定下心来,准备先走一步看一步,至少现在他还有时间进行周旋,说不定前方便有转机。

三个时辰之后,灵舟上的林清风脸色一变,因为他清晰地感应到自己之前留下的印记被触动,那是之前与那上古恶灵擦肩而过时所留下的印记。

林清风忍不住朝着琉璃瓶内的上古恶灵怒问道:

“你不是说它还需要一日才能追上来吗?怎么这么快?”

“我说的一日之内,当时我离它那么远,我哪儿能算清楚具体的时间。”

上古恶灵嘟囔了几句。

听见这个回答林清风也不好再问,只是默默计算着身后上古恶灵追上自己所需的时间。

原本林清风已经飞行了六个时辰,如果那上古恶灵的分身走错了路,代表着它肯定也朝其他地方飞了六个时辰,可现在,仅仅才三个时辰,它便已经追了过来,比原有的时间缩短了一半。

哪怕现在他与其有着九个时辰的距离,但依照它现在的速度,恐怕只需要六个时辰左右便能追上自己了。

其中还有自己故意绕路让其走错方向的原因,若是自己当时没有绕路,恐怕现在两者之间的距离就更短了。

六个时辰,他根本不可能赶到秋水城。

不过眼下尚未到达无法挽回的地步,林清风便不再抱怨,而是专心赶路,脚下灵舟已经化作一道黑芒,速度极快,灵舟上的阵法全部亮起,灵石中的灵气不断消耗着。

不过这些灵石对于林清风来说只是毛毛雨,能有如此之快的速度还得感谢封云,如果没有他的这艘灵舟,哪怕林清风有着灵石,速度也不可能如此之快。

但眼下的速度远远不够摆脱身后的上古恶灵,林清风一边飞行,一边站在甲板上眺望四方,试图找到一些大型坊市!来一招故技重施。

可飞行了许久都未曾有所发现,仔细一想,再赶路一日便能到达秋水城这等大型城池,谁又会在这附近设立坊市呢?

修仙界不同凡俗,几日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并不过长远,而且此世界范围太广,不可能一步一个坊市,哪怕是修仙者不断飞行,也得每隔三五日的距离才能找到下一个坊市,若是偏僻一点的地方,可能需要数十日才能找到坊市的存在。

没能找到坊市的林清风大为失望,只能继续赶路。

可这时,琉璃瓶内的上古恶灵再次急促开口:

“它速度又变快了,只要两个时辰,他便能追上你了,现在放我出来,我们分开跑!不然都得死!”

听见琉璃瓶内上古恶灵的慌乱话语,林清风心中一紧,但却并没有理会。

一个时辰之后,琉璃瓶内的上古恶灵终于忍不住了:

“它就在后面了,很快便要追上你了,再不放我出来,你就没机会了!”

见林清风不回答,瓶内的上古恶灵发出孩童般的哭泣:

“我好不容易才从那里出来,还没有看过外面的大好世界,你快放了我吧!”

“我从小孤苦伶仃,尚未成家立业……”

“我妻儿还在家等候……”

越说到后面,它的话语便越加离谱。听得林清风一头黑线,终于,林清风忍不住朝其吼道:

“闭嘴!”

“就会对着小孩子撒气,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放我出来,我们打过一场!”

林清风的话语并没有让其安静,反而变本加厉。

对此,林清风只能装作听不见,脑海中却已经在思考另一个上上之策,那便是将琉璃瓶内的上古恶灵放出来,然后林清风独自逃跑。

如此一来,手中琉璃瓶也不用丢弃了,身后那只上古恶灵或许为了吞噬其本体,而不会选择追着自己。

至于琉璃瓶内的上古恶灵本体却是不用太过担心,毕竟其实力如今并不强,比不上身后的那具分身,林清风靠着琉璃瓶倒是并不畏惧。

不过林清风也有担忧之处,要是自己放出了其本体,其本体与分身反而汇合了,到时候自己变危险了。

另外,这上古恶灵一具分身都如此厉害,若是真要放出其本体,或许就是修仙界的另一个大灾难。

但这个想法转瞬即逝,死道友不死贫道,与第二个原因相比,他更加担心第一个。

不过看瓶内上古恶灵的多话与焦急程度,并不像作假,这让林清风心中有了些许把握。

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一旦等身后那只上古恶灵锁定了自己,到时候即便自己丢掉琉璃瓶也不中用了。

转瞬间,林清风心中便有了想法,放掉瓶中的上古恶灵,让两者自己去解决,自己则趁着这段时间逃跑,若是身后的上古恶灵不选择追其本体,来追自己,丢下琉璃瓶便跑。

但在那之前,林清风却是先要恐吓一下瓶中的上古恶灵本体。

此刻琉璃瓶内的上古恶灵还在不断哭闹:

“我真的只是想出来看一看……”

“我可以放你出来!”

林清风话语出口,瓶内的上古恶灵沉寂少许,随后激动道: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只要你放我出来,我立马就走,到时候它肯定会追我然后放弃你,只要我回复些实力,我就不用怕它了,到时候你可以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我还可以带你去抢劫!那些大宗门,里面东西可多了!”

见它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大宗门里面的好东西,林清风立马打断了它,继续说道:

“放你出来可以,不过你不能在这琉璃瓶内动手脚,否则我就继续封印你,我们鱼死网破!”

这上古恶灵手段众多,谁知道它有没有手段掩藏自己行踪,然后将琉璃瓶打上印记,从而让其分身追着自己。

听见林清风的话语,瓶内的上古恶灵仿佛醍醐灌顶道: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

林清风脸色一黑,他好像有些高估了这瓶内上古恶灵的智商!

“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

上古恶灵又是一番话语说道,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这样做。

但林清风此刻却是有些不信,可眼下危机关头,林清风也没了更好的办法,这琉璃瓶他确实不想放弃,也就只能赌一把试试。

就在林清风准备念动口诀,将封印解除之时,却是突然感受到前方不远处出现一道强大的灵气波动,这灵气波动远远超过筑基期修士,已经达到金丹期的程度。

感受到这道灵气波动之后,林清风脸色微变,准备绕行,一个野生的金丹期修士,谁知道是好是坏,何况身后危险即将来临,不适合招惹更多意外。

至于让这金丹期修士吸引身后的上古恶灵,自己再趁机逃脱,林清风并没有这想法,之前的坊市不会动,自己还有机可乘,可前方的金丹期修士却是灵活多变,速度比自己还快,林清风并不认为自己能从其身上占到便宜。

正当林清风准备绕行时,却是感受到前方的灵气波动异常地熟悉,这让林清风原本准备绕行的心思一断,眼中露出激动之色,急忙驾驭着灵舟朝着前方飞去。

“快,放我出来!不然离它太近了我跑不掉!”

这时,琉璃瓶内的上古恶灵急不可耐地说道。

可此刻林清风口中咒语却是一停,回道:

“对不起,我改主意了!以后会放你出来,但不是现在!”

“啊!你骗我!骗子!等我出来第一个就吃了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原本兴奋而激动的上古恶灵听到这个回答不断嘶吼着,嘴中威胁道。

林清风只当做没听见一般。

待灵舟快速靠近之时,林清风便看见前方一轮藏青色的弯月灵舟正以不急不缓地速度前进着。

弯月灵舟不大,但船身四周都刻有极为繁琐的阵法,比林清风脚下的黑色巨轮还要更加精致许多,不难看出这灵舟的品质还要在黑色巨轮之上。

正当林清风准备靠上去时,一道灵气威压骤然从前方灵舟上扑面而来,让林清风脚下灵舟一顿,竟是再难靠近分毫。

可林清风在感受到这道强大威压之后,脸色不惊反喜。

似乎是察觉到了来人,很快那道威压便如潮水一般退去。

随着那威压退去之时,林清风驾着灵舟上前,站在甲板之上,对着弯月灵舟之中大声呼喊道:

“师姐救我!”

随着林清风话语出口,弯月灵舟亦是缓缓停在空中。

一个女子缓缓从船舱中的房间中走出,乘着月色看去,女子身形秀丽,窈窕动人,身着一件青色花边长裙,长发束起,挽成一个好看的蝴蝶状,上面插着一只简易木簪。

林清风定睛一看,不是司揽月,又是何人。

虽然林清风心中已经熟悉司揽月的容貌,但看到眼前这身打扮之后依旧止不住眼前一亮。

尽管不知道司揽月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但林清风别无选择,抱大腿才是妥妥的上上之策!放任琉璃瓶中的上古恶灵离去此刻也并不是那么妥当。

在看见黑色巨轮上的林清风后,司揽月眼神平静,并不惊讶,因为刚刚她已经知道了来人,不然也不会轻易地将灵气威压收起。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