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游戏模板修仙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第二百三十四章(1 / 1)

这只残存下来的上古恶灵身形并没有起本体粗壮,并且身躯较为模糊,实力并不算太强。

但这上古恶灵杀不死的特性,哪怕其实力不强,林清风也不敢怠慢。

此刻林清风无心与其战斗,而是掉转方向,朝着外面飞去,并不准备理会这上古恶灵。

上古恶灵以灵气为食,只要有着灵气,它们便会越加强大,并且突破境界轻而易举,眼前这只上古恶灵此刻说得上是极为虚弱。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在将其斩杀,不要给它时间发育,从而为祸修仙界。

但林清风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修仙界的事,与他何干,他只想保住自己,哪怕是天塌下来了,也有高个先顶着,林清风并没有拯救苍生的实力,也没有这样的想法。

说走就走,正当林清风准备驾驭灵舟朝着外面飞去,可一道光幕却是突然出现在四周,拦住了林清风的去路。

被拦住的林清风抬头一看,一层阵法将自己所在的区域全部包围住,而这阵法,赫然是之前他们一行人进来时所布置的阵法。

不过他们当时布置的阵法仅仅只是一层掩盖琉璃宗入口的幻术,此刻却变成了围困阵法,不难想象之前布置阵法时定然是有人动了手脚。

林清风并未纠结是谁动了手脚,因为那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他们都已经死了。

被阵法困住的林清风正欲破阵时,身后的上古恶灵却是朝着林清风扑了过来,抓向林清风手中琉璃瓶。

林清风不紧不慢地催动着手中琉璃瓶,瓶口白芒散出,轻松地将其困在原地,任凭它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眼下林清风体内灵气恢复大半,并且这上古恶灵只不过是其本体的一个分身,实力并不强,所以在琉璃瓶的帮助下,林清风轻松便将其束缚住。

就在林清风使用琉璃瓶之后,瓶身中却是传来一阵晃动,那是里面封印的上古恶灵正在不断冲击琉璃瓶内空间所致。

林清风驻足皱眉观看少许,见琉璃瓶并无破碎征兆便不再注意,同时查看着四周的阵法。

以林清风的见识,当然看不出太多东西,只不过大力出奇迹,任何阵法在强有力的攻击下都无法太过持久。

正当林清风准备攻击时,阵法外却是突然传出几人的话语声,这让林清风手中动作一顿,停了下来。

“前辈,就是在此处,在下听族长说,这里面据说是上古宗门遗址。”

一个青年卑微说道。

“哼,愚昧之见,什么上古宗门遗址,或许只不过是一些残垣断壁罢了。”

另一中年男子开口说道,嘴中充满不屑,随后再次开口:

“这阵法可是你们胡氏家族所布置的?”

“两位前辈稍等,容在下查看一下。”

随后一个身影便不断在阵法外盘旋,少许,青年缓缓说道:

“回前辈,这阵法并非族里人所布置。”

听见此话,那中年男子眉头一皱,眼中审视说道:

“你莫不是在诓骗我们,你口口声声说你们家族长老与族长全部都过来探索遗址了,为何又说此阵法并非你们所布置?”

见眼前中年男子不善目光,青年顿了顿,急忙解释道:

“回前辈,在下话语句句属实,不过这阵法在下并未看见族长有人布置,想来是族中哪位长老平时并没有示人的阵法。”

听见这番解释,中年男子迟疑少许,点了点头,这样说也不是说不通。

青年见状心中想法万千,他许氏家族精通阵法的修士并不多,而且他也认识,这阵法,绝对不是自家族人所布置,这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但眼下很明显是出了他也不知道的意外情况,为了应付眼前两人,他也只得这么说了。

“好了,莫要多话了,速速将此阵破掉,将里面的人全部解决。”

一个苍老话语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听见此人话语,原本的中年男子却是一脸恭敬道:

“白骨师叔,还请稍等一二。”

说罢,便不断有着攻击击向阵法。

而此刻在阵法内偷听着几人谈话的林清风却是面色一顿,只因为这中年男子的话语声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而在林清风仔细回想之后,却是立马发现这声音的主人不正是之前在季氏家族中所碰见的吞心魔吗?

只不过此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这让林清风心中大为不解,心中第一个猜测便是此人是专门来追杀自己的。

可仔细一想,林清风便将这个想法给否定了,他当初逃离时吞心魔并没有继续追的意思,否则也不会选择放自己离开,况且即便是追踪,也不可能过去如此之久才追上来。

可眼下哪怕吞心魔不是来追自己的,林清风心中仍然不安,尤其是当吞心魔刚刚对另一人的称呼。

白骨师叔,吞心魔自身已经是筑基后期境界,能被其称之为师叔的修士,定然是金丹期修士无疑,这瞬间便让林清风联想到了之前在季氏家族中出手的那位金丹期魔修。

如果仅仅只有吞心魔一人,林清风并不是太过畏惧,毕竟现在他已经是筑基中期,并且秘术大成,吞心魔仅仅只有筑基后期的境界不够看。

但眼下却是多了一个金丹期师叔,林清风再怎么强,也不会是金丹期修士的对手,眼看着外面攻击不断,而困住自己的阵法也是逐渐衰弱,这让林清风心中有些许不妙之感。

而之所以外面几人现在尚未发现林清风,也全都靠着这阵法的隐藏,想来自己能听见外面的声音也是如此,一旦阵法被破,自己便无处遁形。

此刻留给林清风的办法并不多,要么阵法被破之后对上外面三人,要么自己再躲进身后的琉璃宗内,静候时机。

可刚刚才从这琉璃宗出来,林清风并不想再次进入其中,何况琉璃宗危险重重,或许还会有着其他上古恶灵,比眼下的情形也好不到哪儿去。

思来想去,林清风并没有绝对安全的解决之法。

这时,林清风将目光看向一旁被白芒束缚住不断挣扎的上古恶灵,眼中露出一丝思索之色,或许,这上古恶灵关键时刻能有奇效。

心中有了决定之后的林清风不再顾虑太多,手中拿出两块灵石迅速回复着体内的灵气。

这时,外面的攻击也是突然一顿,苍老话语冷声开口:谷

“让老夫来!”

被称作白骨师叔的老者看见两人攻击进度缓慢,竟是忍不住亲自动手。

一旁的吞心魔连忙退下,不敢多说。

阵法之道本就是借助天时地利进行布阵,而且布置此阵之人实力不弱,以他的实力也需要一些时间方可破阵。

而另一旁的青年见状也是默默退开,心中则是祈祷着自家老祖安然无恙。

他是胡氏家族之人,按理说不应该泄露家族行踪,甚至还带着外人来寻找自己家族发现的遗迹,但他如此之做也实在是情非得已,前两日这些魔道修士突然潜伏进他胡氏家族。

在将所有人族人控制住之后逼问族中长老下落。

在这些魔道修士的逼供之下,青年主动卖主求荣,将家族的事情一一告知眼前两人,更是带着两人来到此处。

而青年的目的也很简单,先忍辱求存,等候自家老祖出来,再一雪前耻,他虽然只是筑基初期境界,可也能看出一行人中境界最高的老者是金丹期境界。

这种境界之人也只有自家老祖可以应付,毕竟只有金丹期修士才能对抗金丹期修士,所以青年在之前透露的消息中全部属实,但只隐瞒了一点,那便是自家老祖是金丹期境界。

如此一来,到时候自家老祖带着其他长老出来之时定然能打两人一个措手不及,这便是青年的计划。

所以当青年看着这白骨上人即将亲自出手时,眼中也是略带一丝激动,家族的困苦时刻马上就要过去了,而他,在家族危机之时保存家族战力,到时候定然能得到家族重用。

青年强忍心中激动,面无表情,因为此刻的吞心魔一直都在暗中关注他,一旦他想要逃跑或是有其他表现,都会引得两人怀疑。

一旁的吞心魔看见青年平静表情,心中只是暗笑两声,只要此人所说属实,到时候解决了这个家族其他修士,便是这青年的死期。

而这偏僻的胡氏家族则会成为他们下一个聚点,此处偏僻,人烟罕至,用来隐藏他们再合适不过了,这也是在季氏家族聚点被发现之后他专门挑选的地方。

一旁的白骨上人并不知道两人心中想法,此刻白骨上人缓步上前,看着眼前阵法,眼中极为淡然,随后其手掌平拍而下,空中陡然汇聚一只巨大的白骨手掌,径直朝着阵法拍击而下。

原本还能挡住吞心魔与青年攻击的阵法,在这白骨手掌的威压之下竟是寸寸断裂,直到白骨手掌落下之时,阵法终于不堪重负。

“砰!”

一声剧烈的响动之后,迎接众人的是满脸尘烟,但几人都是修士,这点尘土并未让几人眼神躲避,而是凝神看向阵中场景。

还未等几人看清里面情况之时,一道身影突然以极快的速度从阵法之中脱离,朝着远处飞去。

如此迅速的动作让一旁的吞心魔与青年都尚未反应过来,反倒是一旁的白骨上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早就等着你呢!”

话语间,白骨上人再次出手。

而从阵中逃离之人正是林清风,在阵法破碎那刻,林清风便马不停蹄,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逃离,准备给几人一个措手不及。

见几人并无反应,林清风一言不发地奔逃。

可林清风尚未来得及高兴,眼前一道巨大的手掌便朝着自己拍来,手掌上威势无双,若是被其拍中,定然要化作一团肉酱。

林清风脸色一变,但随后竟是毫不犹豫地继续朝着前面而去,不过此刻位于林清风身前的却是那只被白芒缠身的上古恶灵!

上古恶灵能吞噬灵气,这白骨手掌也是灵气,用来挡住这攻击定然无碍。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那白骨手掌在触及到上古恶灵的瞬间,就被其吞噬,随之而来的还有上古恶灵渐渐变得凝实的身躯,同时林清风体内的灵气也被抽取了不少,因为被束缚的上古恶灵变得更强了,想要控制住它自然需要更多的灵气。

不过眼下危机时刻,林清风也并未过多在意。

尽管上古恶灵将那白骨手掌化解,可刚刚的攻击依然让林清风脚步缓了一缓。

而这时,破阵的吞心魔也是看清了林清风的面容,一副咬牙切齿状,急忙对着身旁的白骨上人说道:

“白骨师叔,就是他,上次跑掉的就是他!”

听见吞心魔此话,白骨上人眼神一凝,嘴中轻笑道:

“的确有些本事,也好,那就干脆一次性解决好了!”

此刻对于破掉自己攻击的林清风,白骨上人只觉得林清风使用了一些特别手段,并不显得惊奇。

话落,白骨上人腾空飞行,瞬间便朝着林清风追了上去。

一旁的吞心魔见状脸色安定下来,既然有着白骨师叔出手,此人再难逃脱。

临走时,白骨上人的传音到了耳边:

“将这里处理干净,等他回来!”

听见传音的吞心魔脸上露出些许微笑地看着一旁的青年。

而青年此刻也是楞在原地,本以为刚刚出来的会是家族中某位长老,即便是族长也能接受,可经过他仔细辨认之后,竟发现那并非自己家族中人。

而之前家族发现这遗址的消息并未泄露过,外人又是如何得知的?长老他们此刻又在何处?莫非还在里面尚未出来?

此刻青年脑海中有太多疑问,但却无人可以解答。

这时,青年转头看见一脸不怀好意的吞心魔,脸上路出号一抹畏惧之色,惊慌道:

“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送道友一程!”

说话间,吞心魔身后一道魂魄便已经出手,而青年不过筑基初期境界,之前全然没有防备,很快便领了盒饭。

处理完一切的吞心魔将注意力放在了琉璃宗的入口光幕上,眼中啧啧称奇,原本还以为这个青年只是胡说,没想到却是事实。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