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游戏模板修仙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第二百二十八章(1 / 1)

“要是在下不愿呢?”

“既然林道友不愿意,那也休怪在下不客气了。”

话语间,余苏獠牙展露,脸上露出残忍笑容。

其他三人也只是在旁默不作声,手中灵气波动却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手。

林清风见状叹息一声,看来眼下情况是无法用言语动摇了。

心思急转间,林清风并未多说,看准身后退路,直奔而去。

不过余苏与苏丹师二人早有防备,在林清风准备逃离之际,便已经截住林清风的去路。

随后两人各自施展法术从左右袭来,准备将林清风拿下。

至于封云与周和二人则是在旁观看,并没有插手的打算,以免引起误会,将如今的形势打乱。

面对两人合击,林清风并未施展木盾,而是将之前的琉璃瓶碎片拿出,手中灵气输入,一股淡黄色气体瞬间笼罩在林清风四周。

余苏二人见后只是微微皱眉,手中法术却不曾停歇,他们并不知道这淡黄色气体有何作用,毕竟之前两人也没有看见林清风与琉璃瓶之间的战斗。

反而是一旁的封云看见此景,眼中露出一抹狂热,竟是想要出手,但犹豫片刻之后,封云还是收起心思,站在一旁观战。

在两人法术进入淡黄色气体范围之后,两人的攻击为之一滞,竟是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前进,明明离林清风身躯只有几步之遥,中间却是犹如天堑不可跨越。

此刻两人也是明白了这淡黄色烟雾的作用,皆是眼神带光地看向林清风手中的那三分之一的碎片,眼中满是贪欲。

原本还准备将碎片交到封云手中的想法此刻无疑有些动摇。

轻松躲过两人攻击的林清风并未准备纠缠,而是准备绕开两人,夺路而逃。

这淡黄色烟雾虽然厉害,但刚刚使用出来,所消耗的灵气也并不少,即便是林清风体内的灵气颇为充裕,依然不是长久之计。

可余苏二人在见识过这法器残片的厉害之处后,又哪儿肯放林清风离开。

正当两人准备继续出手时,大殿之外陡然涌进一片黑色。

放眼一看,无穷的雷煞之气从大殿之外席卷而来,蔓延八方。

原本琉璃殿有着阵法保护,空中的煞气无法侵袭,可眼下阵法已经被破,却是无法阻拦煞气的侵袭。

面对如此多的煞气,殿内的几人并不慌张,毕竟之前几人已经有了经验,不过眼下事情突然被打断,余苏眼中仍旧有着一丝不爽。

可惜想要在这无穷煞气之中动手,即便是余苏也并无太大把握。

在煞气尚未灌满房间时,余苏冷冷地看了林清风一眼,便不再理会。

这煞气很快便会退去,到时候林清风依然是他囊中之物,大不了就是让他多蹦跶一会儿而已。

见煞气侵袭,几人纷纷祭出灵气护盾,同时服用丹药。

林清风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意,看来自己逃脱的希望就靠这雷煞之气了。

别人无法抵御这雷煞之气,可他体内的血煞尚未完全凝聚,差的就是雷煞之气,正好一举两得,逃走时将其凝聚。

转眼之间,煞气便已经将房间中染上一层幽深的黑色,黑雾中不停地发出丝丝电光,一时间整个房间骤然变得安静下来。

此刻众人四周皆是煞气弥漫,看不清方向,但林清风却并不担心,直接运转体内的血煞秘术,无穷煞气顿时涌入身躯。

有了无穷的雷煞之气的支撑,原本体内凝聚了三分之二的长剑虚影再次变得凝实起来。

在凝聚血煞剑意之时,林清风靠着记忆中的路线缓缓朝着大殿之外而去。

这煞气很快便会消散,到时候他可不想面对四个筑基后期修士。

至于几人身上所得的宝物,林清风尽管心中有意,但却并不贪婪,该舍则舍,何况刚刚几件宝物之中并没有林清风心仪之物。

这趟琉璃宗之行,能将煞气完全凝聚,还能得到一件不错的防御法器,已经不亏了。

没有过多犹豫,林清风小心翼翼地离开大殿。

而其他人此刻为了避免煞气的侵袭,全都支撑着灵气护盾,甚至服用了破煞丹,此刻却是无人知道。

琉璃殿之外一片漆黑,看不清来路,林清风乘着四周的黑雾,一时之间忘记了方向,仔细回忆了一道之前的记忆,林清风看准一条道路便摸索了过去。

眼下无论如何都不能继续留在此处,否则煞气散去之后,几人很快便能找到自己。

走了一段路之后,林清风停住了脚步,因为他体内的血煞已经完全凝聚,灵气海上空原本虚幻的黑色长剑此刻已经完全凝实,剑身上还伴随着道道电光,那是雷煞自带的锋芒,而血煞剑意能完全继承煞气的优点,也就代表着林清风以后发出的剑气同样可以麻痹敌人。

此刻已经不能称之为血煞剑意了,或许叫做雷煞剑意更加合适。

尽管有心实验一下大成的秘术威力,但碍于现在形势,林清风并没有出手。

很快,四周的黑雾再次腾空而起,眼前视线变得越来越清晰,这是雷煞之气退去的征兆。

而不远处的琉璃宗内,几人也是感觉到了雷煞之气的消退。

待雷煞之气完全退出大殿之时,余苏眼带锋芒地看向林清风所在之处,可入眼处却是一片空白,连个身影都未看见,连带不见的还有花蝶的尸首。

这让余苏表情一愣,忍不住惊疑道:

“人呢?”

听见余苏惊诧话语,其他三人也是立马反应了过来,见大殿之中除开他们四人之外再无旁人,此刻几人心中已经清楚,刚刚林清风定然是趁着煞气来临时逃了。

林清风的逃跑让几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余道友,如果在下所料不错的话,他还没跑多远,我们现在去追,应该还来得及。”

眼下琉璃宗尚未探索完毕,想来林清风在煞气的侵扰下定然无法跑太远,也不敢四处胡跑,以免陷入阵法之中,只要他们先一步到达出口,定然就能将其拦截下来。

听见封云的建议,余苏眼中露出微笑之色:

“无妨,他跑不出这琉璃宗的,不过眼下是不是该分一下宝物了?”

见余苏并没有去追的意思,封云为之一愣,随即微笑道:

“这是自然,不知道余道友想要哪一件宝物?”谷

“哪件?当然是全都要了!”

余苏话语缓缓吐出,眼中露出莫名神色。

听见此话,封云与周和二人脸色渐冷,他们二人都是筑基后期修士,打起来未必惧怕两人,之所以合作也不过只是给两人一个面子而已。

“小子,莫非你二人真觉得吃定我们了?”

周和冷笑回道。

余苏却并不慌张,只是淡淡说道:

“两位不觉得身体之中有些异样吗?”

听见此话的封云与周和急忙用灵气扫视身躯,少许,两人脸色骤然一变,封云阴沉道:

“你竟然下毒?什么时候的事情?”

“封道友可别误会,在下可从未下毒,这毒可是道友自己服用的,怪不得旁人。”

听见此话的封云立马反应了过来,咬牙切齿道:

“破煞丹!”

这丹药乃是他在秋水居购买而来,而炼制破煞丹的修士正是余苏,他本以为秋水居所出售之物并无大碍,但没想到还是着了余苏的道。

见两人都有所反应,余苏与苏丹师相对而笑,两人二话不说,便朝着封云二人攻去。

琉璃殿内,大战揭竿而起。

而已经远离了琉璃殿的林清风却并不知道大殿之内的情况,见无人追赶,林清风便准备离开这琉璃宗。

但走了一会儿,林清风却是发现自己走错了路。

原本从琉璃殿中出来之后,只需要顺着之前来时的方向掉转即可,可眼下他走的方向却并不对,反而是朝着之前的另一条岔路口而去。

本想掉转回去,但考虑到几人或许会拦截自己后,林清风并未折返,而是选择继续前进。

不多时,林清风便走到另一座无人到访的楼宇之外,在看见楼宇上的牌匾之后,林清风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他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竟是走到了琉璃宗的丹楼来了。

这丹楼并无破败之象,从外往里看去一片清明,极为干净,但林清风亦能感觉到这丹楼之外的防护阵法。

对于阵法一窍不通的林清风停住脚步,并未有着继续前进的想法,哪怕里面有着神丹妙药。

之前所碰见的阵法别说筑基期修士了,哪怕是金丹期修士也无法轻松破阵,一个不好便会栽到此处,所以林清风对于眼前这座保存完好的丹楼并无想法。

正准备绕行退去的林清风身上却是突然折射出一道光芒,刺进丹楼之中。

眼前这幕让林清风大吃一惊,回首看去,竟是手中的琉璃瓶碎片所发出的别样光芒。

没等林清风将其收起,那防护丹楼的阵法已然消散,原本华丽干净的丹楼在空气的侵袭之下渐渐变了颜色。

待阵法消失之后,手中琉璃瓶碎片便再次恢复了原样,看着手中残片,林清风哪怕不知道这是何物,但想来与琉璃宗应该有着莫大的关系,不然也不至于能接触琉璃宗建筑的阵法。

看着眼前洞门大开的丹楼,林清风脸上闪过一阵犹豫,但这丝犹豫转瞬即逝。

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心中难免有些不安。

况且最难的阵法已经消失,想来应该没有其他过多的危险。

没有多想,林清风踏着步伐,朝着眼前丹楼而去,眼神却是四处打量,随时应对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不过在踏入丹楼之间,并没有发生其他状况,这让林清风心中微微安定些许。

进入丹楼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间间分开的房间,这些房间摆设大致相同,每个房间中还放置着丹炉,但也只是些普通的丹炉,并无特异之处,看来是琉璃宗的炼丹室无疑。

除开丹炉之外,每个房间中还摆放着放置丹药的木架,做着隔间,但里面并无玉瓶摆放。

林清风循着道路将各个炼丹室一一搜索,大多炼丹室中空无一物,只有掉落在地的玉瓶,而玉瓶之中丹药全无,不难看出里面的丹药早已被人拿走。

本来还想着见识一下上古丹药,经过仔细搜索之后,林清风也是绝了这种心思,看来此处是坐空楼无疑。

顺着楼道,林清风一直走向楼道中最后一间房间。

与其他房间不同的是,此处房间大门并非敞开,而是呈紧闭状态。

不过随着岁月的侵蚀,阵法的打开,原本的木门也是渐渐变了颜色,显得有些灰败。

林清风缓缓地将大门打开,屋内的景象跃然于眼中。

与其他房间的杂乱不同,此处房间中物品摆放错落有致,所有东西井井有条地放在原位,就连丹架上的玉瓶都有着不少,一副并未被打开的模样。

林清风见后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之色,没想到此处竟然还有收获。

没有多想,林清风转身朝着丹架走去,拿起架子上的一个玉瓶,将其打开。

玉瓶中几颗黄橙橙的丹药映入眼帘,玉瓶打开之后,里面的丹药散发出淡淡丹香,这些丹药并未过期,尚有作用。

而除开这个玉瓶之外,丹架上还放置着十来个玉瓶,这让林清风心中颇有些激动。

手中丹药林清风并不认识,想来全部都是千年前所炼制的丹药,林清风将玉瓶收好并且用灵气封印之后收入储物袋中,同时将架子上另一个玉瓶拿出打开。

可朝着玉瓶中看去,里面却是空无一物,这不仅让林清风有些惊讶,按理说这玉瓶并未被拆过,不应该是空的。

但林清风也并未多想,继续将下一个玉瓶打开。

这次的玉瓶手感和刚刚那个截然不同,这让林清风肯定里面有东西。

当林清风将玉瓶打开之时,一道黑烟陡然从玉瓶口中冒出,直侵面门。

林清风见状急忙将其丢开,身形快速一退,及时躲过。

没等林清风看清楚那黑烟为何物时,那黑烟卷土重来,朝着林清风扑去。

在尚未清楚此物为何物时,林清风并不敢让其近身,手中木矛法术激射而出。

原本速度还不快的黑雾在林清风发出攻击之后却是猛然一变,身形变得极为灵巧,只见那黑烟并不畏惧林清风的木矛,转而将那道木矛缠住。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