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1 / 1)

七人的攻击各不相同,但大致分为气体形或流水形,这种相对柔和的攻击击中荆棘法阵时并没有引起阵法反弹。

众人的攻击在击中阵法之后形成了一道流线型以阵法为核心的光幕。

不过却并未突破阵法边缘进入阵法之内。

但没有受到攻击已经让众人眼中出现一丝欣喜,这代表花蝶与姜文二人的判断并没有出错。

林清风双手中散发出的流星火以双手为中心,不断地朝阵法边缘散去,但却并没有感受到这阵法的破绽,只得继续将流星火围绕阵法覆盖。

其他人也皆是如此,不过覆盖的越广,所消耗的灵气便越多,但事到如今,众人也无退缩之理,众人皆是筑基期修士,这点灵气倒无伤大雅。

正当林清风皱眉疑惑之时,原本平整覆盖过去的流星火却是突然感觉到一道凹陷之处。

这和此处阵法其他的防护地大不相同,林清风瞬间便想到了刚刚花蝶所说的阵法薄弱之处之处。

流星火的异常也是被其他人所注意,众人见状连忙看了过来。

“林道友,就是此处,那里便是阵法薄弱之处。“

远处的花蝶见状立马大声喊道。

“林道友先别乱动,继续让火焰侵入里面,其他道友与妾身合力攻击此处,这阵法便能破解。“

听见花蝶的话语,其他正在探索阵法的修士也是收起手段停了下来,众人齐聚一处,看向不远处那阵法的凹陷之处。

随后众人合力,各施手段,将攻击瞄准阵法薄弱之处,轰击而去。

胡英俊身为金丹期修士,自是首当其冲,其发出的单体攻击远比其他修士的攻击更加耀眼。

众人攻击所至,原本坚不可摧的荆棘法阵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一道裂痕陡然出现在阵法的防御罩之上,随后那道裂痕不断扩大,宛如一整块玻璃般碎去。

在众人攻击之时,林清风早已抽身而退,避免阵法破碎后可能出现的意外。

“砰!“

清脆之声消散之际,众人纷纷后退。

但阵法破碎后并无其他情况,眼前的宫殿如常,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原本那个阻拦众人的阵法却是不见踪影。

“辛苦两位道友了!“

封云见状露出笑意,抱拳说道。

不远处的胡英俊亦是面色微凝,看向姜文二人时,眼中略有异彩闪过。

如果只有他们过来时,定然不知道此阵法的弱点,只能强攻,如若真要强攻,恐怕这琉璃宗里面的宝物怕是与他们无缘了,这也让原本准备动手的胡英俊暂且按捺住心思。

没了阵法的阻拦,众人马不停蹄地朝着大殿中走去,此刻完全忘记了可能出现的危机。

好在阵法被破之后再无其他危险,众人顺着虚掩的大门成功进入宫殿之内。

林清风亦是跟随在后缓缓走了进去,金还丹他虽然也想要,但却并非必须之物,眼下这琉璃宗颇为危险,还是小心为妙,而且林清风还惦记着头顶的雷煞之气。

一行人踏入宫殿之后,眼前的景象随之而来。

首先入眼的便是大殿正中心的一个玉瓶浮雕,这浮雕极为精致,上面图案鲜明,仿若是琉璃宗的宗门图案。

不过众人的眼光并没有放在上面,因为那只是一件死物,毫无价值。

可封云看向那浮雕之后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异色,但也只是虚晃一眼,便不再注视,其他人却是并未察觉。

琉璃殿的布置和大型宗门的布置并无太大区别,至少从建筑风格上来看相差不大。

众人环视了琉璃殿中之后却并未发现有着什么珍贵之物,像是大殿之中的各种烛台,铜柱皆是普通产物,虽然经过千年,或许是在阵法的保护之下,却是并未和其他东西一样被腐蚀一空,但也算不上什么值钱之物。

一件普通物品,并不会因为其沉寂千年而变成一件宝物,除非其内已经生出灵智。

何况修仙界也不兴古董一说。

这也让众人颇有失望。

见众人目光中带着些许失望,封云却是解释道:

“诸位道友不用太过心急,此处是琉璃宗议事之处,自然不会放置什么宝物在此。“

听见封云解释,其他人也缓了缓神,将眼神投向大殿内通往其他地方的几个大门。

如果此处真有宝物,又或者是有着封云之前所说的藏宝阁,那定然就在这几条通道之内。

不消多说,众人纷纷靠近那几处大门,观察着四周痕迹,想要判断出大门之后的路通向何处。

大殿中心左右处共有着两道大门,这两道大门之外并无标志,也无路引。

为了防止触碰到什么阵法之类的机关,众人也并未擅自开门,而是静静**着花蝶与姜文这两位阵法师先行查看。

两人一番检查之后确定大门之外并无阵法,但却无法保证大门打开之后是否会触动机关,毕竟大门之后的情况他们并不清楚。

此刻众人亦是产生了分歧,周和一行人想要进入左边这道门,而胡英俊手下的几人觉得右边那道门之后藏有宝物的可能性更大。

两方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可他们同样不敢贸然将其打开。

封云见状,却是突然看向胡英俊,缓缓说道:

“前辈觉得我们该走哪边?“

胡英俊听后也是稍显迷茫,这两道大门一模一样,并没有太多提示,饶是他也无法判断,不过随后胡英俊心中微微一思索,便指向右手边那道大门说道:

“哪边都一样,不如就走这道门如何?“

走哪边并不重要,但无论走哪边,胡英俊绝对不可能放任封云一行人单独离去,这也是在见识过封云一行人的能力后作出的决定。

封云听后也不多说,便顺着胡英俊的话语回道:

“既然前辈决定了,我们不妨就先走这边看一看,如果里面并非通往琉璃宗的藏宝阁,我们亦可退出走另一边,诸位道友觉得如何?“

说罢,封云看向其他人。

林清风沉默不语,并未回答,反正他觉得走哪边都一样。

姜文与花蝶二人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周和本来想走左边,但见封云已经有了决策,也就不再多说,更何况姜文与花蝶这两位阵法师都同意了,如果离开了这两人,在琉璃宗内行走倒是没有太多保障。

再者他们几人眼下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旦分开力量更加弱小,或许还会让胡英俊这个金丹期修士趁机而入,将他们一行人逐个击破,到时候平白无故给他人做了嫁衣。

有了决定之后,众人不再拖延,朝着大殿右边那道门走去。

尽管之前姜文与花蝶二人都检测了一遍,确定大门外面并没有阵法,但此刻谁也不敢擅自开门。

反倒是封云一副智珠在握的表情,缓缓走上前去,将那扇封寂已久的大门缓缓打开。

大门打开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通道。

见没有危险,众人也是纷纷走入大门之中,随后便顺着通道一路向前,走了少许,众人眼前的视线一亮,在通道的不远处赫然是一个巨大的房间。

房间中琳琅满目,宝物众多,各种珍惜丹药仿佛生了灵智,在里面乱飞,就连灵器众人也是看到不少,各种功法、秘术应有尽有。

“金还丹!那是金还丹!“

姜文一脸欣喜地指着其中一颗丹药大声呼喊道,眼中充满狂热,随后便朝前冲了过去。

“那是土属性灵器,已经生出了灵智!“

“那是无上秘法,上面竟然有真龙虚影!“

“那是各种阵法图解!“

众人看着不远处房间之物满心欢喜地叫嚷道。

如果说这里面不是琉璃宗的藏宝阁,谁也不会信。

原本还有些畏惧危险的众人在看见这一幕时不由得彻底**,连忙朝着前方跑了过去,生怕慢了一步便会被其他人抢先。

饶是众人之中境界最高的胡英俊在看见一卷顶级功法后也是忍不住心动,加快了脚步,心中却是已经在思考何时动手,将封云一行人除掉。

林清风在看见如此多的宝物之时,也是心中一热,他在其中看见了一柄木属性长剑,长剑上刻有真龙彩凤,定然是顶级灵器,或许已经超出了灵器范畴,那正是他需要之物。

可这时,身旁一道惊喜声却是让林清风迅速冷静了下来。

“筑基丹!好多筑基丹!“

胡图图的话语出口后,众人皆是满目疑惑地朝其看去,眼中还有一丝鄙夷,筑基丹虽然对于炼气期修士来说比较珍贵,但根本算不得什么宝物、

胡图图见状面色闪过一丝羞红,急忙补充一句:

“那是极品的筑基丹,定然可以让我进入筑基期!“

胡图图这句话却让一旁的胡英俊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朝其问道:

“你真的看见了筑基丹?“

见自家三叔询问,胡图图哪怕心中冲动,但还是停了下来回道:

“三叔,千真万确,那筑基丹上面有三道丹纹,定然是极品筑基丹!“

听见胡图图话语,胡英俊原本欣喜的面色却是陡然一变,胡图图资质并不算太好,哪怕是借用筑基丹也无法成功筑基,否则以他在家族内的身份和地位,普通的筑基丹难不倒他,唯有上品以上的筑基丹或许能让其筑基。

这也是胡图图一直以来的心愿,可关键就是他根本没有在里面看见过筑基丹,他看见里面有着无数光华,而其中最为闪耀的便是一侧顶级功法。

以他金丹期修士的眼光来看,那绝对是顶级功法无疑。

可这也是让胡英俊快速冷静下来的原因,他虽然身为胡氏家族境界最高之人,但心中最为渴望的便是一套适合自己的顶级功法,这样便可以缩小他与其他天才的差距,更重要的是还能带动家族,让家族发展地更为强大。

不过这一直是他心中从未说出过的秘密,并无其他人得知。

可眼前他所见赫然就是一套顶级功法,而且还是适合他的顶级功法,这不得不让他有所怀疑。

结合其他人所看见之物,胡英俊心中百转交集,觉得事情并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

不仅仅是胡英俊,其他人此刻也是发现了异常,毕竟里面宝物众多,众人所见却是没有一样重合。

“怎么回事?走了这么久,为何我们还没到达那藏宝阁之内?“

这时,走在前面的一位筑基初期修士疑惑地说道。

“停下,我们定然是进入了阵法之内!“

这时,封云立马大声呼喊道。

其他人听后皆是慢慢停了下来,表情从刚刚看到宝物的欣喜转变为疑惑,再到担忧。

他们都不傻,明明宝物就在眼前,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可他们刚刚已经走了不短时间,可连那藏宝阁的门都没有摸到。

此刻众人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古怪,再结合封云的话语,皆是面色一白,立马停住了脚步。

“姜文道友,快看看此处是何阵法!“

封云急忙呼喊道。

可转头一看,原本跑在最前面的姜文却是早已不见了身影。

“姜文道友?“

听见封云提醒,其他人也是急忙反应过来,前后查看,可在通道之内却是并未发现姜文身影,整个人竟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

“花蝶道友,花蝶道友可在?“

众人急忙将目光看向花蝶,在场的阵法师一共就只有着两位,封云虽然也懂些阵法,但并没有二人精通。

此刻花蝶亦是眉头皱起,不断思索,见一行人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花蝶摇头道:

“妾身也不知道是何情况!不过依妾身看,我们在进入此处通道时便已经陷入了阵法之中。“

见花蝶此话,其他人心中微凉,就连花蝶这种阵法师都不知道原因,他们又该如何解决。

这时,身旁再次传出一声惊呼声:

“老祖,胡图图不见了!“

一位筑基初期修士找遍四周却是都没有看见胡图图的身影,听见此人话语,其他人也是立马看向四周查看。

可并没有发现胡图图的身影,竟是和姜文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失踪了。

见身旁之人无缘无故消失,众人皆是慌了神,急忙聚在一起。

胡英俊此刻面色阴沉,胡图图一直跟在他身后,可他刚刚却是怎么都没发现胡图图是如何从他视野之中消失不见的。

一时间,人人自危。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