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游戏模板修仙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千层叠浪阵

第二百一十三章 千层叠浪阵(1 / 1)

周和在旁说道,他本来就是急性子,眼下好处都落入别人之手,这让他如何能忍?

只有到自己手中的东西才是自己的,何况那行人中还有金丹期修士,若是不能早些做出决断,恐怕到最后,众人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他人听见周和话语也是忍耐不住地点了点头,在没有进来此地之时,众人尚能忍耐,可在看见确切目的地之后,众人便无法继续忍受能看不能拿的心情了,而且就连别人拿了什么都不知道,更加郁闷。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周和的观点,譬如封云与姜文二人,林清风亦是不慌。

“周道友勿要慌张,在下觉得不用太过着急,琉璃宗虽然已过千年,但并非一个金丹期修士就能完全应付其中所有危险,何况他们才刚进不久,不如让他们在前面探探路也好。”

“在下同意封道友的观点,眼下我们并不知道那位金丹期修士状况如何,还是应该从长计议。”

姜文附和道,在没有看见金还丹等东西时,他依然保持着冷静。

其他人却是不发表看法,觉得两边都说得有道理。

见两人都反对自己的观点,周和也没有多说,光靠他一个人,别说探索琉璃宗了,碰到那个金丹期修士他也不是对手,只得暂时忍耐一二。

“好了,诸位道友,此处想来应是没有其他东西了,我们不如继续前进。”

“也好。”

众人见无物可拿,便从阁楼中退了出来,再次朝着琉璃宗深处而去。

待众人走了一小段路之后,一个巨大的宗门牌匾出现在众人眼前,牌匾上依稀可见三个大字,那正是琉璃宗的招牌,不过在时间的摧残下,这原本华丽的牌匾亦是风烛残年之态,用不了几年,便会化作尘土消散。

众人的眼神却只是停留少许,并没有其他反应,尤其是发现这块牌匾没有什么价值之后,就更加不在意了。

倒是一旁的苏丹师在看见那块牌匾之后,忍不住出手,想要将其拿下来看看其材质。

“啧啧啧,没想到这种东西苏道友也看得上?”

余苏见状忍不住嘲讽道。

“哼。”

苏丹师并未多说,其手臂已经触及到了牌匾之上,随即便要将其扯下。

正当苏丹师想要将牌匾扯下之时,众人四周景色却是突然变换。

众人见状,脸色微变,一道呼喊声随即从姜文口中传出:

“苏道友且慢!”

“快快住手!”

与姜文一同呼喊的还有花蝶,两人神情急迫,想要立即组织苏丹师。

可话说出之时,苏丹师已经将牌匾拿在手中细细观看,此刻才听见两人话语,不由得看了看手中牌匾,挠了挠头,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可当苏丹师在看见四周骤变的景色之后也是面色一慌,意识到自己可能动了不该动的东西。

“苏道友快些将那牌匾放回原位,在下之前忘记提醒诸位道友了,这琉璃宗阵法颇多,千万不要乱动里面之物。”

一旁的封云懊悔说道。

苏丹师见状也想要将牌匾挂回去,可破镜无法重圆,原本镶嵌着牌匾的开关已经被破坏,却是怎么都放不回去。

“小心!”

虚空中骤然闪过数道白芒,朝着在场八人一一射来。

面对这看不清的白芒,众人哪儿敢正面应对,各自施展出自身的防御手段。

林清风亦是支起一面青色盾牌,挡在身前。

原本还手持牌匾的苏丹师更是面色一慌,急忙地将手中牌匾丢下,一面土盾将袭来的白芒挡住。

在场的都是筑基期修士,反应力破快,在有着防备的情况下,无人受伤。

五颜六色的防御法术与各种奇怪的防御法器闪亮登场,其中最让人注意的便是周和身前的那面紫盾,直接将周和整个人笼罩住,密不透风,颇为亮眼。

白芒袭击而来时,林清风亦是感受到了这白芒威力,与筑基中期修士一击相差不多,虽然威力不错,但并无生命危险。

此刻林清风亦是看清了攻击自己等人之物,那是一个白色石子一般的法器,但其中能灌注灵气,与暗器无异。

在挡住白色石子的攻击之后,众人缓缓松了口气,好在几人除开林清风之外都是筑基中期修士,这寻常的攻击并未让人受伤。

“这是怎么回事?”

挡过攻击之后的苏丹师疑惑问道。

“如果老朽猜错不错的话,刚刚苏道友摘下牌匾之后,触动了琉璃宗的阵法,所以我们才会被困在阵法之内,花道友,你觉得呢?”

姜文说罢看向一旁的花蝶。

在场几人中,只有他们二人精通阵法,而封云之所以叫上两人,恐怕也预料到了眼前情况。

“姜道友说得有理,宗门牌匾乃宗门颜面,自然是不能轻易摘下,好在这阵法时日已久,威力缩减大半,否则刚刚这些攻击,我们怕是承受不住。”

两人还在商议阵法时,一旁的封云却是开口道:

“二位道友不如等出去之后再行研究,依在下看,我们好像并未脱离阵法,不如先想办法将这阵法破掉?或许这攻击并非一轮,还有下一轮?”

封云说完,其他众人也是变了变脸色,刚刚这轮攻击虽然威力不大,可若是一轮一轮地来,众人恐怕扛不住。

“小心,又来了!”

封云话音刚落,虚空中再次闪现出数道白光,而这次的白芒竟是比第一轮的白芒多了一倍有余。

众人见状顾不得多说,只得再次祭出法器与法术。

林清风此刻也不吝啬灵气,立马施展出两面木盾挡在身前,因为他感知到此刻的攻击远比第一次的攻击更加强烈。

“啊!”

白芒袭击而来时,人群中发出一声惨叫。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苏丹师手捂着大腿,其身前土盾亦是被那白芒击穿。

众人见后心中一紧,此刻却是顾不得过去查看其伤势,只是立马将自身防御再次加固。

“砰砰砰!”

白芒攻击到林清风身前木盾时,只觉得这次的白色石子中蕴含的力量比之前更加猛烈,快要达到筑基后期层次。

第一层木盾在白芒的攻击下破碎地不成样子,第二层木盾却是堪堪将其挡住。

林清风虽然境界最低,可实力却不是最低。

其他人情况更是好不到哪里去,余苏身前的一件防御法器更是已经濒临破碎。

即便是三个筑基后期境界的修士面色亦是有些阴沉,如果说之前他们还觉得稍有轻松,可眼下便感觉到了这阵法的难缠之处。

见四周阵法尚未散去,并且几人已经有人受伤之后,封云急忙说道:

“诸位道友快快过来!”

听见封云呼喊,众人立马便明白其意思。

这白芒从四面八方而来,众人只需要围住一个圈,便能更好地将攻击挡下,而不用顾此失彼,照顾四面八方。

见众人围拢过来之后,封云继续说道:

“姜道友,这阵法是何阵法,该如何破解?”

此刻众人已经没了心思怪罪于苏丹师,毕竟争吵并无太大意义,此刻性命更加重要。

“还请稍等,容老朽细细思量一下,上古阵法极多,一时之间,老朽也有些迷茫。”

听见此回答,众人心都凉了半截,刚刚的攻击众人勉强可以应付,可若是白芒再多一些,攻击再强一些,即便是筑基后期修士恐怕也应付不过来。

况且众人根本不知道这攻击究竟何时停止,若是还有几波,他们又该怎么应付?

“妾身倒是有些印象,此阵法妾身在一册古籍上看过,叫做千层叠浪阵,虽说千层,但一共只有着九轮攻击,每轮攻击会越来越强力,且攻击数量会成倍增长,据说绞杀金丹期修士也不在话下。”

“听花道友如此一说,老朽倒是也有些印象了。”

听见这个解释,众人面色一变,成倍增长,刚刚的攻击他们已经无暇应付,若是再多一倍,他们又该如何解决?

与阵法威力相比,此刻众人更关心破阵之法,便急忙问道:

“花道友既然知道此阵法,可知道此阵该如何破解?”

花蝶此刻也不含糊,急忙道:

“破解此阵法有二,一是强攻,只要我们攻击力达到阵法承载的极限,便可将其破去,二是等这阵法核心力量耗尽,没了灵气自然也就无法维持阵法的运转了。”

一旁的姜文也是补充道:

“仅凭我们几人,想要强行击破此阵,恐怕是有些难度,况且见这阵法威力丝毫不曾减弱,想要等其灵气耗尽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见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众人心中生出些许不妙之感。

“哼,这阵法已过千年,在下就不信他还有千年之前那么稳固。”

一旁的周和不信邪道。

说罢,其手中便已经生出数支利箭朝着众人头顶而去。

利箭全身冒着淡红火焰,一看就威力不俗,是一门不弱的秘术,利箭划过空中时更是掀起阵阵热浪。

可当那利箭飞行到一半,却是被那虚空无声无息地吞没,连一点火花都未迸出。

众人见状,心中更是生起一丝凉意,连周和的攻击都无法造成一点破坏,更何况是他们。

“小心!”

没等封云开口提醒,众人已经感受到了阵法的攻击即将再次来临。

而这次,众人熄灭了反击的想法,专心加固起自己身前的那面防御。

虽说众人是围成一个圈,可依然要挡住一面,圈的中心哪怕可以站人,但众人却没有为别人遮挡攻击的意思,而自己身前的防御破碎,受伤的可就是自己了。

在众人布下防御之后,虚空中的白芒也是一一浮现出来,比第二轮的攻击再次多了一倍。

众人见后无不色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芒袭来。

“砰砰砰!”

“砰砰砰!”

白芒的攻击犹如雨打芭蕉,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每一击都打在众人的心中。

面对这急促而密集的攻击,众人只能不断将灵气灌入身前盾牌之中,哪怕这样做极为消耗灵气,此刻他们却是顾不得了,只求挡住这轮攻击。

一轮狂暴的攻击之后,众人皆有受损,几个筑基中期修士的身上甚至冒出些许血花,那是被白芒攻击击破防御所受的伤。

这轮攻击之后,众人再无侥幸,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众人迟早殒命。

还未正式进入琉璃宗,众人便受伤惨重,此刻原本还压抑着怒气的众人瞬间爆发出来。

“苏道友,今日之事,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是啊,如果不是你要动那牌匾,我们又怎么会陷入那阵法之中!”

花南与余苏此刻都忍不住讨伐苏丹师。

而苏丹师此刻亦是面色苍白,无话可说。

“诸位道友莫要争吵,此刻最关心的应该是如何破阵!”

“苏道友也不是有意为之,这样争吵下去也并无作用!”

封云与姜文两人立马劝解道。

一旁的周和尽管没有说话,可看向苏丹师的眼中却是也有着极大不满。

而花蝶却是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只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份玉简,快速观看。

“有办法了,诸位道友!”

花蝶突然说话的话语让众人停止了争吵,立马看向花蝶。

“花道友,快些说出来,这阵法该如何破解!”

即便是封云,此刻面色也有着一丝期待。

林清风目光之中也是有着一丝惊讶,面对阵法,他同样无计可施,没想到花蝶斗法不怎么样,在阵法上面倒是颇有建树。

“此阵法因为是上古阵法,有着一个极大的缺陷,那便是依靠灵气波动检查阵中情况,只要我们将自身灵气波动收敛,这阵法便无法检测出敌人,从而停止攻击!”

听见花蝶话语,众人面面相觑。

无论是法术亦或是法器,都需要灵气的支撑,收敛灵气波动,岂不是让他们主动赴死。

“万万不可!万一花道友所说办法不灵,我们岂不是主动任它宰割,如若不灵,到时候即便是想要防御也根本来不及!”

周和率先反对道,目光之中充满了怀疑。

其他人亦是微微皱眉,对花蝶的话语存着不信任的心思。

众人不过因为封云齐聚一堂,算不得有多好的关系,这原地等死的办法,他们纵然心中有一点相信,但也不敢拿自己性命做赌注。

防御,未必死,主动放弃,如果不灵就一定死,他们不敢赌。

林清风亦是皱了皱眉,如果不是极其信任之人,这样的做法即便是他也不敢苟同。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