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1 / 1)

将流星火收服之后,林清风转手拿出在拍卖会中购买的那式上古秘术。

玉简上有着简易的阵法封存,林清风小心地将其打开,随后将意识沉入玉简之中。

片刻后,林清风脑海中便多出一段信息,其中正是记录着那式上古秘术。

秘术名为狂风绝息斩,乃是一种通过消耗寿命,逼迫自身潜能的剑术,根据介绍,此秘术可对高于自身两个境界之人造成伤害,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此秘术不分强弱,使用者境界越强,秘术威力也就越强。

若是一个金丹后期境界的修士使用,岂不是能对元婴期修士造成伤害。

不过太高层次的战斗,林清风亦是不懂,想来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并不是靠着一式秘术就能将其抹平。

这狂风绝息斩颇为简单,并不需要怎么练习,林清风轻松便已经学会,但林清风并没有想要试试其威力的意思,也不准备炫技,因为他的寿命不足以支撑他如此浪费。

将玉简中的秘术学习完之后,手中玉简瞬间化作无数碎片,飘落在地,想来这玉简之所以还没有破碎的原因就是因为其中的秘术尚还残存一丝能量吧。

处理完一切事宜之后,林清风从储物袋中拿出几颗丹药,囫囵吞了下去。

心中却是思考着三日之后的邀请是否要去,想了片刻之后,林清风还是决定去赴约,毕竟自己现在并没有其他煞气的消息,去看一看那青年葫芦中卖得什么药也无妨。

如果不成,自己不去便是,醉归楼同样在秋水城之中,倒是并不用担心会被埋伏。

随后的三日,林清风并未继续炼丹,而是专心修炼。

这三日之内,莫主事也曾上门,时不时过来慰问一番,而话中目的不言而喻,则是准备在契约结束之后签订新的契约,到时候秋水居便有源源不断地上品凝气丹,到时候无论是拍卖还是怎样,对秋水居都大有裨益。

林清风心知肚明,但莫主事并没有主动提出,林清风也就故作不知。

在林清风的计划之中,三个月的时间足以,他并没有长留此地的打算,况且眼下筑基期增进灵气的丹药已足,他就更没有理由呆在这秋水居了。

但林清风也并没有明说,一旦他表露出准备离开的心思,眼下的秋水居可能就并没有现在的这般友好,最坏的结果便是失去了秋水居的庇护,到时候会有着无数修士来找寻自己。

一个能炼制出上品凝气丹的送财童子,想来没有哪个势力会放任其离开。

也正是因为如此,莫主事并不急,因为他有相当大的把握将林清风留在秋水居。

转眼之间,三日期限已过。

林清风亦是如约来到了醉归楼。

醉归楼位于秋水城东北角,是一处修仙界的酒楼,里面售卖的则是各种酒水以及美食,不过这些美酒与美食与凡俗之间的差距较大就是。

大多数修士都是从凡人转变而来,所以哪怕许多修士已经到了筑基期,可以辟谷,仍旧免不了口腹之欲。

正午时刻,醉归楼来往宾客络绎不绝,极为热闹。

林清风走近醉归楼,越过大厅,直接朝着二楼走去。

这时,一个小厮拦住了林清风去路,面带笑容地开口道:

“客人可有预约?”

林清风摇了摇头。

小厮并未驱赶,而是继续道:

“不知客人贵姓?”

“林。”

“原来是林仙师,有位客人在二楼已经久候,小的这就带仙师过去。”

说罢,林清风便跟在小厮身后朝着二楼走去。

醉归楼二楼颇为僻静,分为不少包房,每个房间之外更是设有阵法,防止其他修士偷听,毕竟修士的耳目皆远超于常人。

在将林清风带至二楼中较为偏僻的一处包房时,那小厮停住脚步,对着林清风说道:

“林仙师,就是这儿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只需呼喊一声即可。”

见小厮退去,林清风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包房,推门而入。

门开,青年的身影映入眼帘,而在青年身前,却是摆放着一桌美食,香气环绕鼻尖,让人食欲大增,即便是林清风已经辟谷,可嘴中也是闪过一丝馋意。

青年见林清风到来,急忙起身笑道:

“林道友别来无恙,在下封云,前几日多有得罪,还望林道友海涵。”

青年颇为客气的态度让林清风心中略微有些惊讶,但也并未多说。

只是缓缓落座,嘴中却开口道:

“原来是封道友,不知道上次封道友所说的煞气……”

封云微微抬手:

“不急不急,林道友不妨先品尝一下这些美食,这些可都是醉归楼招牌菜,若是凉了味道便没有这般鲜美了。”

林清风见状也并不客套,既然来都来了,想必此人一定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见封云这般客气,想来这几日应该是打听到了自己如今的身份,一个炽手可热的炼丹师,想来寻常修士都不会有着得罪自己的想法。

随即,林清风低头看向桌上美食,有肥美鲜嫩的生鱼片,有软糯而不滑腻类似于猪蹄一般的食材,还有一只蒸过的大鸟等等。

这些食材夸张,分量也不少,毕竟修仙者的肚量比凡人更大。

一旁的封云则是一一介绍道:

“此鱼乃是专门从北海一带运输过来的飞鱼,此种妖兽通常只有炼气期境界,但其速度极快,在海中身形灵敏,寻常修士难以捕捉,需得用一种特殊灵植下饵,提前布置好陷阱方可捕捉。”

说罢,青年示意林清风尝一尝。

林清风手持竹筷,夹起一片,放眼看去,这飞鱼鱼片被切成一片片薄片,鱼片纹路清晰可见,晶莹剔透。

放入嘴中,冰凉与鲜嫩之感从口中爆发,一股清香随着唇齿之间的嚼动散发出来,其味鲜美,极为不凡。

封云见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继续介绍道:

“此蹄乃是从一种牛类妖兽身上取下,这妖兽健步如飞,其蹄部肉质最为紧致,口感最佳,再配上醉归楼独特的焖煮之法,配上特殊香料,可谓一绝。”

“此为草肝,看似妖兽心肺,但实则是一种特殊植物……”

“这酒名为明月醉,酒香醇厚……”

听着封云的介绍,饶是林清风,也是大开眼界,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中游的,只要其味道鲜美,哪怕是筑基期妖兽也逃不掉修士的手心。

两人酒过三巡之后,场中气势也并没有之前那般紧张,而是舒缓不少。

“封道友现在可否告知那煞气之地的来源?”

纵然两人纵情享乐,但林清风依旧如常,再次询问道。

见气氛已到,封云缓缓说道:

“林道友所需的煞气在下倒是知道其来源,不过那地方有些危险,在下上次也是历经千辛万苦才将其取到手中,若是林道友想要,需得跟随在下走上一遭。”

听见封云话语,林清风微微皱眉,但很快便回复正常,随即开口道:

“还请封道友细说,修仙界煞气极多,在下也不是非要这雷煞之气不可。”

听见此话封云面色微变,但立马回道:

“修仙界煞气虽多,但大部分煞气并非寻常修士可以接触到的,否则以林道友的炼丹之术,随便加入一个宗门或是家族,也不至于还要自己寻找,再者,雷煞之气远比寻常煞气更好。”

封云的一番话语让林清风眼神微凝,林清风并未反驳,这也是事实。

但如果封云所说之地太过危险,他并不觉得一份煞气有值得他去的价值。

见林清风并未有所心动,封云再次开口道:

“林道友可知道金还丹?”

“金还丹?可是能提高金丹品质的金还丹?”

“不错!”

“可是金还丹和在下所需的煞气有何关系?”

林清风不解地问道,金还丹乃是上古丹药,极为稀少,他曾经偶然听说过,但如今已经没有了炼制金还丹的药材,所以这种丹药基本上不曾见过。

“林道友所需的煞气便和那金还丹在一处地方,不过那地方有些危险,在下一人力有不逮,若是林道友愿意一起去,在下不仅将煞气所在之地倾囊相告,另外还可以给林道友一些其他报酬。”

话到此步,封云并未所有隐瞒,将事情一一道来。

封云曾偶然发现一处上古宗门遗迹,那宗门地处偏僻,还设有阵法,封云发现之后便进入其中探索,可里面极为危险,危机重重,封云虽然有着筑基后期境界的修为,但也力有不逮,便退了回来,准备寻找其他人的帮助。

至于封云手中的雷煞则是封云最后离开之际时收取之物,毕竟不能白来一次。

听见封云的话语,林清风眉头紧皱,不解地问道:

“那里如此危险,以封道友筑基后期的境界都讨不得好,莫非封道友以为在下筑基初期的境界能帮到什么忙吗?”

见林清风如此询问,封云再次说道:

“在下虽然没有成功进去,可亦是从眼前所见发现了一些端倪,最后回来之后查阅资料,才得知那里曾经有着一个名为琉璃宗的宗门曾经驻扎在那儿。”

“据在下知晓,那琉璃宗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却是以炼制丹药而闻名,并且宗门内曾经有着数位炼丹大师,颇受好评,千年前上古时代灭亡,琉璃宗亦是封闭宗门,无人得知。”

“道友虽然只有筑基初期,可在炼丹上却是有着独特见解,那琉璃宗盛产丹药,可过去千年之久,一些丹药说不得就保存不当,若是贸然取下,恐怕竹篮打水一场空,到时候还需要林道友出手相助,若是林道友肯去,在下可以保证,所取丹药,也有着林道友一份,不过前提是林道友不需要金还丹。”

听见封云的详细描述,林清风细细沉思。

封云所说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至于能信几分,就不得而知了。

但从封云对自己的态度来看,恐怕也不是无的放矢,否则没必要不去寻找筑基后期境界的修士,而是寻找自己这个筑基初期境界的修士。

至于金还丹,林清风也颇有想法,虽然他现在只有筑基初期,可林清风知道自己到筑基后期的速度不会太久,结丹事宜也可以提前准备了。

金丹品质与自身功法灵根等等其他都有关系,而增加成丹品质的丹药或是各种天材地宝也是不可少之物,饶是司揽月如此天纵之才,也是在宗门比试中夺得第一,拿到了一些资源才敢结丹。

而其他家族的天骄到了筑基后期也并未盲目结丹,可见想要凝结一品金丹并没有那么容易。

雷煞之气他想要,金还丹他也想要,这该如何是好呢?

可林清风并未说出来,既然封云敢肯定那里有着金还丹,一定是有着某种证据或是亲眼看见过,眼下林清风决定跟着封云去走一遭也无妨,恰好此刻他丹药已经足够,不需要在秋水城中久留亦可。

虽然封云有着筑基后期境界,可林清风亦是不惧。

思考少许后,林清风犹豫道:

“在下眼下虽然不需要金还丹,可如果碰见其他丹药,在下也想要一份。”

见林清风提出要求,封云嘴角露出微笑道:

“这是自然,那琉璃宗好歹也是上古宗门,哪怕时间过去千年,但仍旧有着不少丹药存留,到时候道友可先取一份。”

听见封云话语,林清风还是迟疑少许,最后缓缓答道:

“那在下就陪封道友走上一遭,不过在下实力低微,也只有炼丹之术拿的出手,途中还请封道友护我安全。”

“没问题,林道友如今身为秋水居炼丹师,恐怕并不能轻松出城吧,这样,两日之后,道友在这儿来与我们汇合,除开林道友之外,在下还邀请了其他几位道友同去,到时候保证让林道友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秋水城。”

听见除开自己还有其他人之后,林清风不动声色,心中却是警惕心大起,看来那里比封云描述的更加危险,但既然已经答应了下来,林清风也并未想过反悔。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