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1 / 1)

眼下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都敢得罪自己了,这让雷豹感到面子全丢。

但碍于拍卖会,雷豹也无法出手,只能将愤怒压抑在心中,等拍卖会结束之后,他倒是想看一看,此人哪儿来的胆色敢与自己作对!

但随后雷豹并没有再次加价,一门副作用极大的秘术,哪怕其威力无穷,但花费太多的灵石并不划算。

就让这门秘术在此人那儿放置一段时间就是了,雷豹眼中冒出冷光,嘴角闪过一丝微笑。

没有了雷豹的出价,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出价,眼下哪怕他们想要竞拍,可现在这门秘术很明显是个麻烦,他们不会自找没趣,为一门秘术惹上一个金丹期修士。

林清风以一万五千块灵石的价格成功将其买到。

“林道友糊涂啊。”

一旁的余苏见状叹息道。

林清风却并没有当做一回事。

压轴拍卖物已出现三件,这三件都是寻常时间难以买到之物,这也让众人对于之后的两件拍卖物更加好奇。

第四件拍卖物是一本顶级火属性功法。

此本功法一出,无数修士竞价。

想要修炼顶尖功法,必然有着一些苛刻要求,但这也是寻常修士从未触及到的区域,有着功法的存在,哪怕自己不用,但或许就能靠此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家族。

林清风已经修炼有长生诀,对于其他顶尖功法并没有什么兴趣。

最后这本功法被一个包厢之中的金丹期修士以五万块灵石的价格买去。

至于最后一件拍卖品则是一根千年养魂木,即便是随身携带也能温养神魂,端的是妙用无穷。

这件拍卖物比之前的功法更受修士欢迎,功法也仅仅只是能让修士有着一个希望,可神魂强大却是实打实的好处,无论是斗法还是修炼都有极大效果。

林清风也想竞拍,可当价格上升到三万灵石之后便欣然放弃,他的神魂之力远比其他修士更为强大,而且他已经吸引了不少修士的注意,没必要再去争抢对自己作用不大的养魂木。

最后这根千年养魂木同样是被金丹期修士以六万灵石的价格买走。

这也让林清风有所怀疑,恐怕后面这几件物品,乃是专门为金丹期修士而准备,毕竟寻常的修士,哪儿有这番财力。

当养魂木出售之后,此次拍卖会圆满结束,随后众人散场,那些有购买到拍卖物的修士则是由秋水居的青衣小厮带领去领取拍卖所得。

林清风此刻便跟在一个青衣小厮身后,朝着一处无人之地而去。

当林清风走至一包房之内后,青衣小厮退去,示意林清风稍等一二,稍后便有专人送来林清风在此次拍卖会购买之物,顺便让林清风准备好相应灵石。

没过多久,房门敞开,一个老者走入其中。

林清风看见老者之后惊讶道:

“莫主事。”

莫主事满脸微笑道:

“正是老朽,林道友别来无恙。”

寒暄过后莫主事并未多说,只是从储物袋中拿出几物,其中便有着那九品丹火,封印着雷煞之气的玉盒以及一册残破玉简。

“林道友此次在拍卖会上购买的东西全部在这儿了,另外林道友委托我秋水居售卖的十颗上品凝气丹也已经全部出售,出售价格一共是一万五千六百块灵石,这些灵石老朽答应过林道友,不收取一分一毫的手续费。”

“除去购买之物,林道友还需支付本店四千四百块灵石。”

莫主事说完便笑呵呵地看着林清风,那本秘术若不是林清风出价,未必能卖到一万五千块灵石,主要原因也是因为那秘术的负作用太大,即便是斩杀了敌人,自身寿命骤减,与自杀毫无区别,还是慢性自杀。

但这也是秋水居将其拍卖的原因。

如今林清风身上还揣着两万多块灵石,这几千块灵石也只是毛毛雨。

完成交付之后,林清风顺理成章地拿到了自己拍卖所得。

不过林清风并未急着查看,而是将其全部收入储物袋之中,独留下那装有雷煞之气的玉盒。

“莫主事,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莫主事可否答应?”

林清风说罢看向莫主事。

“林道友无需担心,只要林道友在我秋水居一日,在这秋水城中,便无人可以动林道友分毫!金丹期修士也不例外。”

说出此话的莫主事显得极有自信,做出保证。

在莫主事看来,林清风无疑是担心因为此次拍卖而惹得麻烦。

“莫主事误会了,在下想说的并不是这个。”

莫主事听后一愣,随即林清风指着桌上玉盒继续说道:

“在下想要知道拍卖此物的主人,不知道莫主事可否让在下见其一面?”

听见这个请求的莫主事面色不改,心中却已经快速衡量着其中利弊,擅自透露出秋水居拍卖物主人对于秋水居来说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情,因为他可能会导致秋水居信誉无存。

如果不能保证拍卖主人的身份信息,长久下去,便无人敢继续将拍卖物放在秋水居。

可另一方面,林清风如今是秋水居的炼丹师,并且与其他炼丹师大为不同,是能炼制出上品凝气丹的炼丹师,如果不好好处理,恐怕会引起其不满,同样会影响到秋水居的生意。

不过眨眼间,莫主事心中便已经有了决定,随即面带微笑地说道:

“不向外人透露出拍卖之人的信息是本店规矩,即便是老朽,也不敢违背,但林道友是我秋水居的炼丹师,所以告诉林道友也并不算破坏了秋水居的规矩。”

听见莫主事的答复,林清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那就多谢莫主事了。”

没过多久,林清风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秋水居,但离开秋水之后,林清风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外等待。

而刚刚他更是从莫主事口中得到了拍卖雷煞之气主人的身份,在得知此人还在秋水居之后,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林清风决定在秋水居之外等候。

刚刚与莫主事谈话,林清风已经得知此人具体信息与容貌,而为了不让其察觉是秋水居透露出消息,所以让林清风在秋水居外面解决。

后面即便是那人知晓了,也拿秋水居没有办法,毕竟他并没有证据是秋水居透露出的消息。

林清风在秋水居外等候不久,便看到一个剑眉虎眼的虬髯大汉从秋水居走出,在林清风发现此人的瞬间,那人也看见了林清风。

尽管林清风觉得并不认识此人,可他却给林清风一种熟悉之感,正当林清风疑惑之时,耳旁突然传来一道低沉嗓音:

“小子,别以为有秋水居的庇护就可以无事,如果你乖乖将那秘术送来,我可以既往不咎。”

而林清风听后亦是凝神沉思,这番话与其看不透的境界,很明显此人便是那雷豹,人如其名,但金丹期修士的身份却是做不得假。

见林清风面带犹豫之色,雷豹轻笑一声,转身离去,仿佛并不着急。

在雷豹离去之后,林清风眼神一撇,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缓缓从秋水居中走出,青年走出秋水居之后左顾右盼一番,随即朝着身前街道走去。

而林清风眼中露出一抹光亮,亦是跟了上去。

青年筑基后期的境界让林清风颇为小心,在他得知此人的境界之后他依然没有放弃,毕竟想要找到其他煞气来源并不简单,只要青年不是金丹期修士,他并不想放弃这个消息来源。

林清风一路尾随着前方青年,与其始终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但青年所走的路却是越来越偏僻,在看见其进入一条无人巷道之后,林清风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随后林清风不再隐藏身形,直直地朝着那条偏僻巷道而去,在抵达巷道之后,林清风转头看去,青年此刻正面带警惕与戒备地看着自己。

“道友跟了在下这么久,不知意欲何为?”

青年神色冷峻,嘴中缓缓吐出冰冷的话语,若是林清风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马上会翻脸。

对于青年发现了自己,林清风并不感到意外,虽然他一直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但那也是他自认为的安全距离,眼前青年年纪不大,可境界却已有筑基后期,显然有其过人之处。

面对青年的责问,林清风面色冷静道:

“在下林清风,想要问道友打听一个消息。”

青年听后冷笑两声:

“若在下不回答呢?”

“在下可以用灵石购买,只要道友消息属实,灵石不是问题。”

听见林清风的答复,青年轻笑,脸上颇有不屑,可随后青年面色突然一凝,看着林清风缓缓开口道:

“林清风,道友莫不是秋水居的那位清风大师?”

“大师不敢当,只是会一些浅薄的炼丹之术而已。”

对于青年知道自己的身份,林清风并不意外,毕竟近来秋水居的中品丹药已经吸引了不少修士的注意,清风大师之名已经传遍秋水城,再加上自己报出的姓名,能猜到也极为正常。

见林清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青年神色一改之前的不屑,反而是沉思少许,随即说道:

“林道友请问。”

话语中已经不复之前冷漠,这也让林清风感叹有一个炼丹师的身份还是极为好用的。

“在下想知道道友的那份雷煞之气从何而来?可有剩余?”

听见林清风的问题,青年面色忽的一变,但随后再次恢复冷静,转头看向林清风。

沉默少许之后,青年再次开口道:

“林道友还想要其他的雷煞之气?”

“不错,若是雷煞之气还有剩余,在下愿意花灵石购买。”

林清风大气说道,只要能用灵石买到,那就不是问题,况且若是能直接买到足够的雷煞之气,他也就不用到处奔波寻找了,而是留些时间修炼。

“不瞒林道友,在下手中也没有其他雷煞之气了,那一份不过在下偶然所得。”

听见这个答案之后,林清风眼中失望之色转瞬即逝,但很快便恢复了自然,修仙界的煞气有很多,大不了他再找其他煞气就是。

可这时青年话锋一转:

“不过林道友若是想要更多雷煞之气的话,不如三日之后在醉归楼二楼一聚,到来与否,全看林道友自己了。”

林清风听后眉头一皱,想要再问,那青年却是径直出了巷道,不见身影。

但青年临走时留下的信息却是让林清风心中暗自沉思,或许这雷煞之气还有希望?

但一切还得到时候再看。

有了消息后的林清风没有多想,转身朝着秋水居的方向而去。

回到了自己的宅院之后,林清风闭门谢客,转而将自己在拍卖会上所得之物拿出。

首先是那九品流星火。

流星火通体呈现橘黄色,火焰温和,即便是没有收服,也能从火焰四周感受到一阵温暖之感,看着手中橘黄色的流星火,林清风突然感叹,如果前世冬天有这个东西,也就不需要什么烤火炉了。

但感觉到温暖只是假象,能用来炼丹的九品丹火,其威力并非如此简单。

林清风凝神精气,手中灵气澎涌而出,朝着那流星火聚拢而去。

在灵气的包裹下,流星火仿若察觉到了危机,天地灵物皆有意识,即便是从妖兽身上提取的火焰也一样,他们有着本能的攻击性。

林清风聚灵成网,不断将流星火缩小,同化。

流星火在网中不断翻腾,如同网中鱼一般,火焰中心处更是爆发出强烈的高温,想要将四周的束缚融化,但林清风只是不紧不慢地收拢灵网,任凭流星火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进了网的鱼焉有逃跑之理。

不多时,流星火便泄去了狂暴,浑身散发出温和气息。

林清风伸手一招,流星火攀岩游走于手心,丝毫感觉不到其灼热之处。

把玩少许之后,林清风将其收至丹田,这流星火威力不大,对于炼气期修士或许还有着些许威胁,但如果对付筑基期修士便有些捉襟见肘了。

不过林清风早已学会了火球术,眼下倒是可以将这流星火当做火球术使用,也算是多了一门手段,聊胜于无。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