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1 / 1)

也难怪余苏怀疑,在林清风来到秋水居成为炼丹师之前,秋水城别说上品凝气丹了,就算是中品凝气丹也是少有,眼下拍卖会出现的上品凝气丹,轻松一猜,便能知晓此丹绝对是和炼制中品凝气丹的炼丹师逃不开关系。

而且买下此丹的修士只需要和秋水居出售的中品凝气丹对比一下,便能发现两者之间如出一撤,毕竟每个炼丹师的炼丹方式都有所不同,旁人模仿不来。

对此林清风也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因为他也隐瞒不住,尽管莫主事没有明说,但也有不少修士能猜到。

见林清风沉默,余苏表情有些复杂,眼中更是透露出莫名意味。

“九百块灵石!”

“一千块灵石!”

每过几轮,上品凝气丹的价格便已经涨到了一千灵石,这对于普通修士来说,是他们消费不起的价格,凝气丹固然好,可普通凝气丹也不过一百多灵石一颗,花费一千多的灵石购买一颗上品凝气丹,完全是他们不能理解的行为。

可出价之人却丝毫没有不舍的情绪,因为他们知道上品凝气丹的作用,寻常丹药,吃得多,难免有丹毒残留体内,只能靠日以继夜地修炼将其磨掉。

品质越高,丹毒越小,对修士体内的灵气精进更有效果,再者,能炼制出上品丹药的炼丹师,若是能结交一番,就更好了,这点灵石,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

第一颗上品凝气丹,很快便被一个衣着华贵的青年以一千二百块灵石买去,在买下这颗丹药之后,青年面色如常,对着身旁一位老者说道:

“剩下的丹药,全部买下来。”

这个价格,并未让林清风有所惊讶,中品凝气丹都能卖五百块灵石,更别说上品凝气丹了。

在拍卖完第一颗上品凝气丹之后,莫主事马不停蹄地开始拍卖剩下的九颗。

随后的每颗丹药,价格竟然不降反涨。

从最初的一千二百块灵石一颗,一路飙升至一千五百块灵石一颗。

仔细一想,也不足为奇。

最开始众人态度并不坚定,毕竟一共有着十颗上品凝气丹,他们完全不用担心买不到,可几轮过去之后,他们便发现出价之人越来越多,价格更是不曾跌落。

这让不少人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拍卖第一颗时便买下来,这样也不用参与后面的竞拍了。

可事与愿违,最后一颗上品凝气丹的成交价格直接突破两千灵石,被一个金丹期修士买下。

当丹药拍卖结束后,林清风粗略一算,这十颗丹药,一共卖了一万五千块灵石左右。

没等众人懊悔亦是欣喜,很快,第三件拍卖品便展示了出来。

这次拍卖的是一册青色玉简,玉简略微有些残破,可既然能被放在压轴拍卖上,玉简中记录的东西定然不凡。

“莫主事,这拍卖的又是个什么东西?”

高台之下,性急的修士已经忍耐不住询问起来。

莫主事也不吊人胃口,直接说道:

“此份玉简乃是我秋水居在一处上古洞府之中找到,经过我秋水居检测,这原本是一份上古顶尖功法!”

莫主事话至半途,台下顿时一阵惊嚷:

“上古顶尖功法?怎么可能?”

“可不,就算是上古顶尖功法,如今恐怕也不适合我们了吧?”

上古时代,天地灵气充裕,可随着修士的增多,以及无节制的修行破坏,原本那些顶尖的上古功法已经适应不了现在的修士。

当初便有人拿到过上古顶尖功法,然后把其当做珍宝,然后以此修仙,可最后他修炼了几十年,才不过堪堪筑基,等那人死后,众人才发现,此人的确修炼的是上古功法。

可由于灵气稀薄外加各种其他情况,那上古顶尖功法还不如如今的修炼界一些普通功法。

所以众人在听见上古顶尖功法之后,纷纷发出不屑与疑惑之声。

“各位道友,稍安勿躁,老朽话还没说完。”

莫主事顿了顿嗓子继续道:

“这玉简被我们发现时已经破碎,其中功法已经消失不见,但玉简之中却保存着一式惊人秘术。”

“诸位道友都知晓,上古功法虽然已经被淘汰,可其中一些秘术却被流传了下来,并且大多上古秘术威力奇大,与现在秘术有所不同,就比如我秋水宗有着一门叫做龙爪功,出手时群龙环绕,威力无穷,同阶修士未逢敌手。”

听见莫主事的解释,众人原本满不关心的眼神再次变得灼热。

莫主事见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秋水宗的确有这一门秘术,但其限制条件更难,修炼之前需要真龙遗蜕。

但也有部分修士眼中理智尚存,莫主事这一番话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他们,当即有人质疑:

“在下可是听说,上古秘术大多有着缺陷或是极为困难的要求,莫主事不如说说,修炼这玉简之中的秘术有何要求吧?”

听见此话,众人也是快速冷静了下来,凝神细听。

莫主事见状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笑容,缓缓说道:

“经过我秋水居检测,此秘术乃是一门激发自身潜力的秘术,我秋水居已经试验过,一个筑基初期修士使用此秘术之后可击杀筑基后期修士,不过代价则是损耗三十年寿命!”

在听见莫主事前面这番话时,众人还颇有兴趣,能以筑基初期境界击杀筑基后期修士,这对于普通修士来说,简直就是神技,可听见后面需要损耗三十年寿命后,众人迅速冷静下来。

开什么玩笑?炼气期修士寿命不过几十余载,不少修士修炼到筑基期时已经年过半百,虽然达到筑基期之后可以增加寿命,但大多数修士并无太过珍贵的筑基法,在场修士百分之八十都是普通筑基。

而普通筑基不过增加几十年寿命,岂不是说他们哪怕学会了这门秘术,一生也不过使用两次,或许在使用第三次时直接上天。

人群哗然不已,他们修炼是为的长生,不是自杀找死。

尽管莫主事将其威力描写地天上有地下无,可寿命才是修仙者的根本,这种自杀式的攻击,没人喜欢。

见台下冷场,没太多人感兴趣,莫主事脸色微变,这可是他第一次主持拍卖会,可不能造成流拍现象。

当初他看见这秘术时也怒骂不已,这种秘术,真的会有人修炼吗?

但他决定不了拍卖物的更改,只能想办法将其售卖出去。

“各位道友稍安勿躁,此秘术威力极大,有些副作用也是极为合理的,各位道友,试想一番,如果你被追杀时走投无路,使用出这门秘术,便可以将其反杀,自身性命与寿命相比,孰优孰劣便不用老朽多说吧。”

“况且上古秘术与如今秘术大有不同,哪怕是不使用,也可以从中借鉴一番,或许哪位道友是天纵之才,能从中领悟到精要,创造一门不需要消耗寿命就能使用的秘术呢?”

莫主事说的天花乱坠,可不少修士听后却是觉得极有道理,或许自己就是那个天纵之才也未必。

趁热打铁,莫主事见状不再犹豫,立马朗声道:

“此物一千灵石起拍,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灵石!”

起拍价如果太高,众人或许便会绝了竞拍的心思,只有起拍价低,众人才会考虑这些灵石买下来也无妨,可人人都是这么想,拍卖价格只会越来越高,让人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即便是没有人出价也无妨,他秋水居在拍卖会上可是有不少暗子的存在。

不过并没有无人竞拍的情况出现。

这上古秘术起拍价并不高,若是能买下来研究一番也不错,况且修炼了也未必一定要使用,这让不少修士动了心思。

“一千一百块灵石!”

“一千二百块灵石!”

拍卖有条不紊地进行,但价格跨度却是不大,看得出来众人还是相当克制。

林清风看着台上的功法陷入沉思之中,他目前有着一百年出头的寿命,使用此秘术也不过只有三次而已,可听到这秘术威力之时,林清风却是有些兴趣。

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是无能为力,一个人在遇到危难时刻,别说三十年寿命,哪怕是更多,也不会吝啬,毕竟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至于寿命,林清风并没有和其他修士一般看得那么重要,以他的吃药速度加上天灵根,若是十年不能到达金丹期,那就是对于自身系统的不信任。

想清楚之后,林清风不再犹豫,当即出价:

“三千块灵石!”

不少人见价格提升,却是没有再出价的打算,灵石少也就罢了,权当买回去研究一下,可太多了就并不划算,一些修士本就寿命不多,若是再耗去三十年,即便是不死也差不了多远了。

与寿命耗尽相比,他们觉得当时直接死了或许还好一些。

比死亡更加痛苦的便是折磨。

但也有修士不受影响,依然还在竞拍。

价格一路飙升至五千灵石。

台上的莫主事见状面带微笑,起码不用担心没人要,至于价格,能卖多少卖多少。

“六千灵石!”

林清风再次出价,吸引了不少修士的目光,其中也有林清风之前出手阔绰的原因。

“六千灵石一次!”

“六千灵石二次!”

“七千灵石!”

当价格正要稳定时,众人身后的包厢却是传来淡淡的低沉嗓音,话语中蕴含的声音平淡,但却让人不敢忽视,这是金丹期修士出手了。

林清风眉头微皱,但仍然不曾退缩,继续开口道:

“八千灵石!”

既然决定了要买,林清风便不会在乎价格。

包厢中的话语声迟疑了少许,但依然再次报价:

“九千灵石!”

“一万灵石!”

林清风面不改色继续加价。

“一万一千灵石!”

“一万二千灵石!”

林清风不管不顾,在价格报出之后。

那低沉嗓音终究是忍不住开口道:

“这位道友,在下雷豹,不如给在下一个面子!”

话语平淡,可语气却是极为不善。金丹期的气势携着话语滚滚而来,让人心中压力大涨。

林清风尚未回答,众人便已经纷纷议论起来,更有不少人面带恐惧之色,似乎是极为畏惧此人。

“竟然是雷道人,没想到他竟然也来参加了这次拍卖会。”

“是啊,听说雷道人特别喜欢研究上古秘术,也难怪他会想买下玉简。”

“啧啧。”

有人看着林清风发出唏嘘之声,仿佛已经看到了故事的结局。

听着众人的议论,林清风已然明白,这位叫做雷豹的修士颇有威名,不然也不会有着这么多人认识他。

“林道友,要不然算了,这位雷道人乃是一个凶名赫赫的散修,常住秋水城,我们惹不起。”

余苏在旁劝道,他们虽然是秋水居的炼丹师,可与金丹期修士比起来,却又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为了一门秘术得罪这位金丹期修士,着实划不着。

“一万五千灵石!”

面对余苏的劝说,林清风充耳未闻,直接加价到一万五千块灵石,拍卖会本是公平竞拍,可此人却出言威胁,着实狂傲,但身为金丹期修士,其也有狂傲的资本,哪怕是秋水居,也不想贸然得罪一位金丹期修士。

秋水居背后虽然有着秋水宗,一个金丹期修士并不放在他们眼中,但两地相距颇有距离,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要金丹期修士未曾出手,他们便不会理会。

林清风这一举动惹得不少修士讶异,对其投来同情的目光,在他们看来,林清风不过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竟然敢和金丹期修士对着干,这让他们大为意外。

得罪了金丹期修士,可没有这么简单,尽管秋水居的拍卖会是公平的,可出了秋水居,可没有人保你,金丹期修士的能量绝对普通修士可比,何况秋水城就这么大,能跑到哪儿去?

一旁的余苏此刻也不开口,只是沉默在旁。

与众人的讶异相比,包厢之中的雷豹却是显得更为愤怒道:

“好!好!好!”

他已经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哪怕是同阶修士,若不是必要之物,也会给自己一个面子,况且在这秋水城,谁不知道他雷豹喜欢这些上古秘术。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