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1 / 1)

听见余苏的介绍,林清风显得有些兴致缺缺,他并不需要提升丹药的品质,以他的炼丹技术,他只需要一些猛烈的丹火,能迅速融化药材便可。

听余苏的介绍,这流星火恐怕还比不上宗门封印的地心火,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在下对那丹炉有些兴趣,等会儿还请林道友手下留情。”

听见余苏话语,林清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对丹炉并无兴趣。

他有着八品凤纹炉,如果没有更好的丹炉,他的确没有什么兴趣。

两人闲聊之时,广场的修士也越来越多,嘈杂之声让偌大的广场显得有些吵闹。

“咔!”

正当众人还在讨论之时,通往广场的隧道突然封闭,众人头顶的灯光瞬间黯淡,而位于广场之中的高台却是亮起一束极为亮眼的光芒。

随后一个身影便出现在高台之上。

“没想到竟然是莫主事主持这次拍卖会。”

一旁的余苏在看见台上的老者之后发出惊讶之声,他来秋水居也有好几年了,可拍卖会的主持者往往都是由秋水居更加德高望重的修士主持的,就比如第三层的主事或者更高层的主事。

所以莫主事能主持这次拍卖会还是让其有些吃惊。

“各位道友还请安静少许。”

随着莫主事的话语,广场之中也是恢复了平静,大家都是来参加拍卖会的,此刻已经有着不少急性子等不住了。

“在下莫莆,负责此次拍卖会的拍卖事宜,有不少道友是初次参加本次拍卖会,所以容老朽细说一下拍卖规则。”

“各位道友如果看上某一件拍卖物,便可出言拍卖,如果三次内,无人竞拍,此件拍卖物便归拍卖者所有……”

不少人听后脸色显得颇有些不耐烦,他们很多人并非第一次参加拍卖会,所以知道规则,但碍于秋水居的名头,他们也不敢喧哗。

“好了,话不多说,此次拍卖会正式开始,希望各位道友都能购买到自己想要之物。”

莫主事也看出来了众人更加关心拍卖会的开始,便不再多说,而是拍了拍手。

很快,悬空的高台中便显现了第一件拍卖品。

那是一件精美的黄铜色长剑,剑身古朴,偶尔散发出一丝灵韵,很明显是大师出品。

为了让众人看得更加清楚,长剑之后还设有极为精巧的阵法,将剑身放大,科技与阵法的美感相结合,让人眼前一亮。

这对寻常人来说洗漱见惯,但对于林清风来说倒是显得颇为有趣。

“这柄长剑名为无锋,乃是由我秋水居的炼器大师,采用精铁与各种珍惜材料,炼制三天三夜而成,乃是一件极为不错的法器。”

“此物起拍价两百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块灵石,现在开始拍卖!”

林清风听后微微皱眉,法器也分为三六九等,眼前的这柄长剑在他看来已经算是不错了,若是由此剑施展出血煞剑意,其威力还要再大上一分,可起拍价却并不高,这不得让林清风心中有些疑惑,难不成法器的价格并不高?

可下一刻,众人的反应便让林清风大为惊讶。

“三百灵石!”

“三百五十块灵石!”

“我出四百灵石!”

众人狂热的加价让林清风心中的疑惑有了答案,以这些人的加价方式,这柄长剑很快便会超出其应有的价格。

拍卖会就是如此,能上拍卖会之物,比在店铺中出售的价格会高上那么几分。

见众人热情加价,莫主事也是面带笑意,但更让莫主事开心的是,自己成为了这场拍卖会的负责人,一旦此次拍卖完成,他的名声和地位都会有着进一步的上涨。

此刻的莫主事就更加感谢林清风了,若不是林清风炼制的中品丹药,他不可能如此快速地成为拍卖会的负责人。

林清风本来还想拍卖一手,但想了少许,还是没有出价。

他木矛法术达到完美,凝聚灵气长剑并不费力,虽然这柄法器的威力不错,但林清风眼界非寻常人能比,简单地说就是他看不上。

不一会儿,这柄叫做“无锋”的法器便被一个青年修士以五百二十块灵石的价格拍下。

拍卖得手的青年一脸喜色,傲然地看着那些没能竞拍的修士,眼中光芒闪现,极为自豪,昏暗的灯光更是让他志得意满,有种天下大可去得的豪迈。

但也有不少修士缓缓摇头,这柄法器的价格并不值这灵石,微微溢出了其原本的价格,并不划算。

但这就是拍卖会的奇异之处,在众人的争相拍卖之下,总会有人头脑一热,为了那短暂的光芒而出手竞价。

简称上头。

第一件拍卖品的成功拍卖也让莫主事更加有信心,其手臂一挥,身旁的光幕再次浮现出下一件拍卖品。

“下面要拍卖的是一只天牛角,此角可以炼制法器,还能……”

一路拍卖下来,其中不乏珍贵的法器,各种奇异的妖兽材料,药材,等等。

其中更是夹杂着各种稀奇古怪之物,像是能发出电光让修士陷入幻境时身体微微一麻从而清醒过来的石头,还有让修士陷入环境,得到某种快感的奇异丹药。

但对于这些拍卖物,林清风始终只是在旁观看,并没有出价的意思,因为他不知道买来有什么作用。

一旁的余苏偶尔也会出价,买下一些需要之物,余苏作为秋水居炼丹师,身上灵石自然不少,频繁出价也惹得不少修士投来注视的目光。

“下面要拍卖的是一味九品丹火,此火叫做流星火,乃是从一种珍惜妖兽身上提取而来,此火温和,对于炼丹师极为有用,有了此种丹火便可以摆脱地火室的困扰,让您随时随地都可以炼丹,此物起拍价三百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二十块灵石,现在开始拍卖!”

在看见高台上那团闪着温暖和煦的黄芒,林清风沉思少许。

别说,虽然林清风觉得此火有些鸡肋,但这介绍却是让林清风颇为心动,这九品丹火再怎么样也入品了,比寻常地火好上不少,再者,林清风想挑也没得挑。

买下来,若是有更好的也可以更换,至于灵石,那并不重要。

林清风思索之间,已有不少修士开始竞拍。

而竞拍的这些修士大多数都是炼丹师或者是想要成为炼丹师的修士,一些丹火虽然可以用来炼丹,但其也能用来攻击,可惜这流星火比较温和,并不适合作为攻击手段,也就没有太多修士竞拍。

“四百灵石!”

“四百五十块灵石!”

“四百七十块灵石!”

随着众人的竞拍,流星火的价格很快便涨到了接近五百块灵石。

“一千块灵石!”

一声突然的竞拍让众人哑口无言,纷纷看向出价之人。

他们虽然是炼丹师,可并不是冤大头,

而此刻出价的正是林清风,直接将现有的拍卖价格涨了一倍有余,一旁的余苏见状也是愣了少许,他辛辛苦苦,勤勤勉勉在秋水干了好几年,也不敢如此挥霍,毕竟炼丹师虽然富裕,可购买药材,修行也需要花费不少灵石。

可林清风却是大手一挥,一千灵石便已经出去。

在林清风出价之后,拍卖会短暂的安静少许,而高台上的莫主事也是看见了林清风,在看见林清风时,莫主事心中暗自懊悔,早知道林清风需要此物,他直接将这流星火截下来就行了。

但眼下上了拍卖会,却是由不得他做主了。

“一千一百块灵石!”

在短暂的安静之后,仍然有着修士出价,并且还不少。

一千灵石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可能很多,但对于炼丹师来说却是九牛一毛,若是妄想以一千灵石就让他们退却,希望太小,而且九品丹火的价格也不仅仅只有一千灵石。

林清风见状依旧平静,他也没想一千灵石就将这流星火拿下,之所以出价如此之高也只是想要排除一些浑水摸鱼的修士。

几十块灵石的加价远比几百块灵石的加价更加残酷,温水煮青蛙。

“两千块灵石!”

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竞拍,林清风再次喊价到两千块灵石。

而这个价格无疑让林清风吸收了来自其他拍卖之人的怒视目光。

“呸!仗着有几个灵石如此狂妄,大不了我不拍了!”

一些修士面带怒色,可面对这明显超出了他们心理的承受价格,只得败下阵来。

尽管别人再怎么富裕,可面对林清风一加就是一千块灵石,也有些吃不消,而且看林清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很明显就是极为富裕之人,哪怕他们有心竞拍,心中也得考虑林清风之后是否还会加价。

但就让林清风将这丹火拿去,这也让部分修士面色有些挂不住,便不死心地喊道:

“两千一百块灵石!”

“三千块灵石!”

“不要了!”

三千块灵石,已经超过了九品丹火的原有价格,再加上去也不划算,何况林清风的气势与出价,足以吓退其他修士。

哪怕一些炼丹师想要,可一旦喊出来,万一林清风不要了,就是他们惨了。

对于那些胡乱拍卖,却拿不出灵石的修士,秋水居自有一套方法,但没有修士想要知道。

“三千块灵石一次!”

“三千块灵石两次!”

“恭喜这位道友成功将其拍卖!”

莫主事见状笑呵呵地敲锤定音。

在拍下了丹火之后,下一件拍卖品便是一座金色丹炉,而这丹炉,正是余苏心心念念的那座八品丹炉,名为紫金炉。

与九品丹火不同,这座八品丹炉的价值远在九品丹火之上,毕竟丹炉还需要炼制,并且比丹火更加影响炼丹师的成丹结果,参加拍卖的修士也是只多不少。

有着不少修士开始竞价,但余苏也并不在乎,他此次的目的便是这座丹炉,为此,他准备了不少灵石,完全不需要担心抢不过其他修士。

“三千灵石!”

随着余苏的出价之后,再次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在看见余苏与林清风是一起之后,不少修士纷纷哑火,心中暗骂,这些狗炼丹师,果真是有钱。

但依然有着不少修士出价,余苏丝毫不客气,只不过并没有林清风的豪爽,加价到后面也只是五百块灵石一加。

随着丹炉的价格来到了四千灵石,参加竞价的修士也少了许多。

“四千五百块灵石!”

眼看着余苏出价之后,无人竞价,余苏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意,就这?

“四千五百块灵石一次!”

“四千五百块灵石两次!”

“四千六百块灵石!”

正当余苏准备将其收入囊中之时,一道声音却突然从不远处的座位传来。

林清风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光头出现在眼前,此人正是刚刚打过招呼的那位苏丹师。

这位苏丹师一脸笑意地看向余苏,嘴中说道:

“在下也想要这座丹炉,余丹师没有意见吧!”

余苏听后脸色阴沉地看向苏丹师,面色有些难看,若不是他来捣乱,这座丹炉他已经拍下来了。

“五千块灵石!”

尽管苏丹师加价,可余苏也并未放弃,反而是再次加价到五千块灵石,加价之后的余苏再次看向苏丹师。

可苏丹师却只是笑笑道:

“既然余道友想要这丹炉,在下虽然不舍,但还是愿意忍痛割爱,将其送给余道友。”

余苏听后火冒三丈,若不是此人加价,他完全不用浪费那五百块灵石,此人就是故意恶心自己的,但余苏也没话说,两人关系本就不好,这种事常有,大不了他还回去就是。

两者的恩怨并未让林清风心中有所波动,只是静默在旁观看。

苏丹师没有加价之后,这座紫金炉成功地被余苏收入囊中。

两者的矛盾并未影响拍卖会的继续。

越往后的拍卖物越是珍贵,而出价之人的修为也渐渐变高,不仅仅是法器,后面甚至出现了各种秘术,功法。

在拍卖到一本金属性功法的残本时,甚至有着位于包厢之中的金丹期修士出价。

那金丹期修士并未坐在广场座位之上,而是位于众人身后的包厢之中,让人看不清容貌,部分修士惊疑,也有部分修士习以为常,秋水居的拍卖会,来几个金丹期修士极为正常。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