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游戏模板修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1 / 1)

面对众多弟子的视线,林清风只是面色平静,仿若没有看见众人一般,心中则是祈祷老者速度再快些。

似乎是看到了林清风的急切,老者很快便将任务复印在林清风的身份令牌中,并提醒道,若是任务时遇到了危险,可借助身份令牌将信息传送回宗门。

林清风接过令牌后转身离去。

而外事处的弟子已经开始交流起来,一旁的老者见状立马招呼着一个内门弟子过来,询问林清风的情况,他只知道最近这位林清风师弟在宗门内引起些许波澜,实力非普通筑基初期修士可比,所以对于刚刚林清风的头铁行为表示理解。

可刚刚看众人的模样,似乎这位清风师弟还有些其他手段。

听身旁弟子讲述完之后,老者亦是面红耳赤!极为生气,嘴中怒吼道:

“清风狗贼!休要逃跑!”

在众人惊叹眼神之下,老者一跃而出,追了出去。

背后隐约传来的怒骂声让林清风速度加快,不敢有所犹豫。

而此时,宗门内已是掀起哗然大浪。

“林清风他何德何能被司师姐看上!定是他用了一些卑劣手段!”

“对,没错!”

“打倒林清风!”

此刻完全没有人思考以林清风的实力使用什么卑劣手段才能打败金丹期境界的司揽月。

众人满腔怒火,纷纷朝着净坛峰而去,尽管他们心知司揽月那般天骄人物离他们的距离很远,可一想到另一人是林清风,他们心有不忿。

若是其他天骄之中的一位,他们尚可以理解,毕竟青年才俊,郎才女貌,两者无论是身份还是自身实力都有所匹配,可林清风不过只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而已,虽然有些实力可从未被一些天才修士看在眼中,这让众人无法接受。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着净坛峰与丹峰而去,誓要将林清风堵住,看看林清风究竟是哪里出彩。

而这些人之中大多都是一些筑基中期乃至筑基后期的内门弟子,大部分筑基初期的弟子只是跟随者人群看个热闹,他们深知以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林清风的对手。

虽然打不过,但嘴中的清风狗贼却从未停过。

内门一处凉亭之中,后奉怒吼一声,手中银杯陡然化作一团齑粉,飘洒空中!

其眼中满是血丝,少许,后奉低沉开口:

“林清风人在何处?”

“听说已经接取宗门任务,离开宗门了!”

听见此话,原本还有些不信的后奉牙关紧咬,眼中冒出无声怒火:

“派出两个家族弟子,出去解决他!”

后奉想起平时司揽月的高傲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心中怒火上涌,气急攻心,他后奉再怎么说也是后奉家族年轻一代之中最为出色的弟子,哪怕不敌司揽月,可也与其他两大顶尖家族的天骄不分上下,居然还比不过一个林清风。

近日宗门中有关林清风的事情他亦是听说少许,可他从未放在眼中,因为天骄并非说出来的,而是靠着自身实力打出来的,现在的林清风还不够资格出现在他眼前,也不够资格让他关注。

可谁曾想到,就是自己未曾注意过的一只蚂蚁,竟然伸腿绊了他一脚。

原本还担心林清风会躲在内门之中,眼下既然林清风找死离开宗门,他也不介意送他一程。

但想起林清风在司揽月住处彻夜未归,后奉从牙缝中挤出:

“我要结丹!”

……

集仙峰,任竹悦正喂养着身前一只似鸟非鸟,似马非马的灵兽。

听闻消息之后,任竹悦眼中闪过一丝趣味的笑意,轻笑道:

“有趣!”

起云峰,,王赫收起手中法术,眼中露出一丝兴趣,其嘴中微微呢喃:

“林清风!”

净坛峰,天阙长老正呆愣地坐在竹椅上消化着刚刚得来的消息,忽然就懊悔自语道:

“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说什么出了事我担着,眼下这事情他一个金丹期长老何德何能能担的下来。”

但当务之急,还是打听清楚林清风身在何处。

无论如何,林清风也是林氏家族的希望所在。

天阙立马发动林氏家族弟子四处寻找着林清风的踪迹。

望霞峰峰顶,几位长老面面相觑,这本来只是一件小事,毕竟宗门中的双修道侣并不在少数,他们也无权过问,可如今其中一人是司揽月,另一人却是净坛峰的一个筑基初期弟子。

即便是诸位长老也忍不住在旁吃瓜,心中好奇林清风究竟有何本事,能让司揽月为之倾心。

宗门各处反应剧烈,不少人翘首以待,等待着这场故事的结局。

……

“揽月啊,你前途光大,可千万不要沉迷在男修之中无法自拔!”

“师尊,徒儿知晓了。”

苍蔓一脸无奈地看着司揽月,虽然刚刚司揽月已经解释过了,两人只是在疗伤,但以苍蔓的眼力如何看不出来,司揽月如今已非完璧之身,况且两人之间若真是没有关系,司揽月又怎么会让林清风来帮助他疗伤。

两者境界相差如此之大,那林清风也不知有哪儿点不同,能让自己这个徒儿刮目相看,这倒是让苍蔓心中生出些许好奇了。

可看司揽月眼中并无情感掺杂,苍蔓也就不再多说,至少现在她这个徒儿还是有分寸的。

少许,苍蔓身上传音符亮起。

苍蔓听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看向司揽月缓缓说道:

“你和那林清风的事情瞒不住了,林清风已经离开宗门了。”

说罢,苍蔓静静地看着司揽月,想要从中看出些许差池。

可司揽月闻言依然平静,哪怕如今这件事情已经被曝光,神情亦是没有丝毫动摇。

见司揽月如此,苍蔓脸上闪过淡淡微笑,看来自己的徒儿的确没有被那男子迷住,修士本就应该心向大道,儿女情长之事皆是干扰,匆匆百年,两者之间总有一人会为之败退,唯有大道永恒不灭。

至于两人关系被曝光一事,苍蔓心中完全没有任何波动。

她是金丹期修士,心境修为极高,谣言并不能动乱她的心神,而司揽月是她徒儿,如今亦是金丹境,当然也不会为此事动摇心神。

难不成还有人敢当着她两人面前谈及此话?

至于林清风,本还让苍蔓心中有些好奇,但林清风此刻的表现无疑让苍蔓看低了一等,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