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游戏模板修仙 > 第一百七十一章 ????

第一百七十一章 ????(1 / 1)

眼看着最后一丝劫雷之力从司揽月体内排出,林清风在释放完最后一次枯木逢春之术后,整个人亦是放松了下来。

“松开!”

司揽月冷漠的话语缓缓传出。

这时林清风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不知道何时已经与司揽月的手掌十指相扣,想来是身体在遭受疼痛时下意识的反应吧。

迎着司揽月冰冷的眼神,林清风赶忙收回双手,但手背之上却是有着清晰的手指印,林清风只能当做没看见。

就在林清风收回双手时,林清风身上那层无形护罩陡然消失,头顶的劫雷之力突然暴动起来。

林清风顿觉大难临头,这时,司揽月双手竟是直接将那团劫雷之力抓在手中,随后布下一个灵气牢笼将那些劫雷之力束缚起来,任凭里面的劫雷之力胡乱冲撞,也没能逃脱其手心。

少许,司揽月手中的劫雷之力安静下来,这时,其中一丝劫雷之力被司揽月从中抽了出来,那丝劫雷之力出来之后却没有攻击的意思,反而是在司揽月手中不断盘旋游走,极为温顺。

林清风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一时之间分不清司揽月到底是在渡劫时受了伤,还是主动将这些劫雷之力吸取在身体中,然后将其排出当做一种攻击手段。

这劫雷之力的攻击力他尚未感受过,可仅仅只是触碰其延伸出来的威力已经让林清风心中为之胆寒,作为一种攻击手段,即便是金丹期修士也不敢大意。

如果是前者也罢,可如果是后者,这女人无疑太过可怕,对自己都如此凶狠,又何况是对待敌人。

可惜,林清风并不能从司揽月的脸上看出半点端倪。

突然,司揽月抬头看向林清风,其手中的那丝劫雷之力迅猛如风,猛地朝着林清风的身躯钻了过来。

林清风反应不及,那道劫雷之力瞬间融入林清风体内,当触及到那丝劫雷之力后,林清风顿觉全身麻痹,身体闪过数道紫色电光。

完了,这女人出尔反尔。

这便是林清风心中唯一的念头,可下一刻,身体渐渐恢复正常,仿若无事发生,林清风疑惑间只听司揽月淡淡开口:

“这道劫雷之力算是我给你的报酬。”

听见司揽月的话语,林清风静下心神,查看着体内的那丝劫雷之力,此刻这丝紫色劫雷正静静地躺在林清风体内的“湖泊”上方,一动不动。

林清风的意识更是能感知到自己可以操控这丝劫雷之力,看来这丝劫雷之力已经被司揽月炼化,并无太大危险。

少许,林清风眉头一皱道:

“你到底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我们之前可是说好,我帮了你这次,你就帮我解除的!”

听见林清风话语,浑身浴血的司揽月竟是破天荒地露出一抹轻笑,随后缓缓答道:

“刚刚我已经解除了!”

林清风听后眼中却是露出怀疑之色,解除了吗?为何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说是因为自己和司揽月的差距太大了?对此林清风深感怀疑。

林清风本还想质问一番,但看见司揽月现在这般模样,便忍住准备等会儿再开口。

随后林清风便看见司揽月手掌一收,那团紫色劫雷便不知被其藏到了何处。

司揽月低头了看自己沁满鲜血的衣物,微微皱眉,尽管她不怎么在乎,可这样并不是太舒服,便准备沐浴更衣,低头时,却是看见白玉床上的传音符不断闪着亮芒。

司揽月将传音符拿在手中,查看着传音符中的内容。

可在听见传音符中的内容之后,司揽月却是面色忽变,急忙朝着林清风说道:

“你赶快走!”

一旁的林清风还未清楚发生何事,但他从一向冷淡的司揽月的表情中看见了慌张,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结合司揽月刚刚的动作,林清风很快便推断出来了,有人要过来!还是司揽月拒绝不了的人!

对此,林清风也顾不得留下质问司揽月,转身就准备离开,要是被其他人知道自己在司揽月这儿,恐怕他就大难临头了。

林清风刚刚走出阁楼,便看见阁楼外阵法波动起伏,那是有人要进来的征兆。

林清风见状大感不妙,急忙又退了回去,并看向司揽月,准备询问其该如何是好。

而司揽月此刻神情已是微微呆滞,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院外来人,看了看一旁的林清风,司揽月眼神渐渐平静下来。

“徒儿!师尊回来了!”

阵法打开,一道温婉的声音瞬间传进两人耳中。

听见这话,林清风神情一愣,来人竟然是司揽月的师尊,司揽月渡劫时林清风并未看见过这位师尊,说明司揽月的师尊并不在宗门之内,而是刚刚才回到宗门,然后直奔司揽月住处。

可下一刻林清风便脸色剧变,若是让其师尊看到现在的场面,他该如何解释?

林清风左右环顾,立马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可随后便发现阁楼内一片狼藉,根本无处可避,况且司揽月的师尊定然是金丹期高手,他无论躲在哪儿都会被发现。

没等林清风多想,一个身影骤然出现在两人身前,林清风身形一顿,看清了来人。

那是一个美艳妇人,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其面容秀美,眼神温柔,话语中更是携带着许久不见的欢喜。

可那温柔的眼神在看见林清风时便变得极为锐利,似乎能洞彻人的心神,瞬间恢复了一位金丹期长老的冷漠,与司揽月如出一辙。

林清风瞬间回想起司揽月这位师尊的名字—苍蔓长老。

见情况已无法逆转,司揽月早已恢复平静,低头拜道:

“见过师尊。”

但此刻苍蔓长老却并没有关心司揽月,而是冷冷地看向林清风。

林清风见状颇有些尴尬开口:

“晚辈林清风,见过苍蔓长老!”

明明他才是受害者,眼下倒是有些解释不清了。

苍蔓神情淡漠,环顾阁楼四周,无数桌椅倒在地上,杂乱不堪,再看向白玉床上,鲜红血迹仍有残留,仿若大战刚止。

可苍蔓轻松便看清了林清风的境界,此人不过只是一个筑基初期修士,而司揽月已经是金丹期修士,若是两人真的战斗起来,又岂会弄成这般模样?

苍蔓忍住怒气,再次看向林清风,只见林清风身形单薄,脸上苍白之色尽显,一副纵欲过度,体力不支的模样。

再看向司揽月,浑身是血,面色同样苍白。

饶是苍蔓见多识广,一时之间也是无话可说!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