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败(1 / 1)

就在林清风满怀希望之时,擂台之上战况急转,原本还占据优势的后奉在斩碎那覆地印之后,迎来了司揽月无穷的法术攻击。

一道道火球如同不要灵气般轰炸而来。

后奉见状也是微微皱眉,这些低阶法术攻击对于普通筑基期修士来说,或许还有着不少威胁,可他是后奉!同辈天骄,这种法术他只需要一道血煞剑气,便可将其斩尽。

正当后奉准备出手之时,神魂却是突然传来一道极其危险的感觉,后奉心中一跳,猛然躲开。

就在后奉躲开之时,刚刚所在之处已经被一道无形攻击击中。

后奉见状眼神一凝,他这远比同阶修士强大的神魂之力竟然都没有感觉到刚刚的攻击,差一点就被击中,一旦被击中,恐怕不死也要重伤。

后奉收起自己的大意,眼眶中黑色的双眸陡然一变,化为淡淡的青色。

在施展出双眼的秘术之后,后奉总算是看清了刚刚攻击自己的东西为何物,那是一道道无形的剑气,这些无形剑气夹杂在一个个火球之中,随着火球术攻击而来、

而这些火球术不过是司揽月的障眼法,只不过那些无形剑气的速度更快。

看着即将攻击而来的无形剑气,后奉眉梢微挑,露出些许轻蔑,既然看清了这些剑气的攻击,那么就不足为据,后奉举手再次挥剑,血煞剑气与无形剑气相碰撞,空中爆发出一道剧烈的声响。

可下一刻便让后奉脸上一阵苍白,自己不往不利的血煞剑气竟然没有斩碎那无形剑气,而是各自泯灭。

而且那些火球术依然不曾停止,他不怕火球术,可并不代表他的身躯能承受住火球术的攻击。

后奉立马再次挥出一道血煞剑气,将袭来的火球术击碎,没等后奉反应过来,下一道无形剑气伴随着火球术已然袭来。

台下众人看见后奉师兄在司揽月的攻击下节节败退,连连发出惊讶之声。

他们完全不明白为何一开始还占据优势的后奉师兄怎么突然就陷入了劣势之中。

不少弟子在看见司揽月无穷无尽的火球攻势之后陷入欢喜之中。

林清风脸上则是闪过一道失望之色,此刻的他只能看见无数火球朝着后奉而去,面对一个普通的火球,后奉却是需要挥出两道血煞剑气才可将其抵消。

尽管看不见那无形剑气攻击,但林清风心中却有所猜测,在司揽月找他炼丹时便施展过那种无形攻击,看来此刻的后奉师兄定然也是被那无形攻击所缠住。

这些攻击仿若无形一般,铺天盖地,而且看着后奉师兄狼狈防御的模样,也能知道那无形攻击定然也不少。

但大部分筑基期修士都看不清擂台之上的具体情况,而林清风一个炼气期修士也只能看个寂寞。

看着后奉不断挥出血煞剑气却丝毫没有好转的局势,林清风微微摇头。

还真是穷则精准打击,富则火力覆盖。

原本还想着学习一下司揽月的秘术,但现在也只能专心学习后奉的血煞剑气了。

在无数猛烈攻击之下,狼狈不堪的后奉终于忍不住了,尽管他已经将所有的无形剑气阻拦住,可依然有着数个火球擦肩而过,这些火球携带的温度更是将起眉头与头发烧的微微卷曲。

他与同阶交战,何曾这么狼狈过,更何况眼前之人还是司揽月!

后奉眼神狂怒,手中长剑再次散发出无尽血红色的煞气,煞气所过之处,无形剑气消失,就连火球术也是变得萎靡不振,还未击中其身躯便消散在空中。

后奉双手举剑,剑锋没过头顶,其口中则是不断呢喃。

见后奉神色认真,司揽月也是不再发出火球术与无形剑气,其手中忽然凝聚出一柄冰晶长剑。

这并非法器,也不是灵器,仅仅只是凭借着水属性的冰箭术而凝聚成的一柄寒冰剑,冰晶长剑上冷意盎然,虽然看似不俗,但却只是灵气凝聚而出的虚无之物,仅仅只是凭借着此剑便用来抵挡后奉看似不凡的杀招?

这让不少弟子面露惊异,有些看不懂战场情况。

反观坐在擂台正前方的数位长老,却是纷纷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林清风也看不懂,但他能感受到后奉手中长剑上蕴含的恐怖力量,其中的血煞之气更是让他忍不住心生恐惧,感受到这种恐惧之后,林清风心中反而有些激动。

这一剑下去,司揽月应该是挡不住吧!

这时,后奉大喝一声:

“斩!”

话音刚落,其双手之中的长剑后陡然凝聚出一柄巨大的长剑虚影,伴随着漫漫血煞之气斩向司揽月,擂台四周的阵法随着这道攻击再次传出剧烈波动,之前的老者见状只得再次现身加固阵法。

面对后奉的全力出手,司揽月手中冰晶长剑也只是缓缓出手,其速度极慢,可其轨迹之中却是蕴含着林清风看不懂的神韵。

放眼四周,好在并不是林清风一人迷茫,不少修士和林清风一样,不知所然。

在血色巨剑与冰晶长剑的攻击下,林清风眼前突然变成一片深红,随后又成为了一片雪白,林清风急忙收回目光,不敢再看,好在不少筑基初期修士也不敢多看,这才让林清风不至于太过突兀。

随着一道闪亮光芒的消逝,整个演武场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当林清风视线回转之时,便看见后奉已经衣衫褴褛,其嘴角更是沁出一道血迹。

看见这一幕,众人忍不住开口:

“后奉师兄竟然败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哪位师兄可否讲解一二?”

林清风微微皱眉,他也看不懂发生了什么,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后奉输了,输的一败涂地,他看着司揽月平静的面容,甚至有种她并未使出全力的错觉。

后奉抬头看向空中的司揽月,眼中不再有着之前的平静与轻视。

可当他看见司揽月俯视着自己,毫不掩饰眼中的那丝嘲讽之后,后奉怒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明明可以早些击败自己,之前却一直戏耍自己一般,尤其是想到自己刚刚在其攻击下的狼狈模样,后奉怒意难掩,那绝对是司揽月故意的!

后奉眼中血光绽放,再次起身,同时身上的灵气猛增,一道强烈的气势扩散开来。

原本蔚蓝的天空陡然阴沉下来,天空那几朵乌云,如同墨汁滴落白纸,迅速染黑了整片天空。

云海翻腾,乌云密布,阵阵雷动之音从云层深处传出。

“这!后奉师兄是准备突破金丹期!”

听见此话,众人皆是哗然!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