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山贼(1 / 1)

有着帘布遮挡,林清风坐起身来,尚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便想着一探究竟。

反而是十三娘有着内力在身,仿佛已经察觉到了外面发生的事情,柔和开口道:

“前辈无需理会,一群小山贼而已,还请前辈稍等片刻。”

听到是群山贼之后,林清风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就是体现银面魔枪用处的时候到了。

“呔!此山是我开……”

话音未落,马车外便传来一声惨叫,这惨叫声并不是结束,仅仅只是开始,随后马车外不断有着惨叫声和哀嚎声传出,撕心裂肺。

“大爷、大侠、爷爷!饶命啊!”

“啊!”

伴随着最后的求饶声和惨叫声,马车外再次恢复了安静。

少许之后,银面魔枪将道路清理出来,马车继续前行,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微不足道的插曲一般。

林清风没有出去,刚刚的声音已经告诉了他结果,但林清风还是没忍住透过马车的窗户看了一眼外面。

堆积在四处的尸体,被鲜血染红的泥土,甚至还有着手脚分离的躯干。

林清风忍住内心的反感,淡淡看了一眼之后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他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而做出一些不符合自己人设的表情与动作。

同理,哪怕是知道眼前的结果,林清风也不会阻止,虽然两人此刻称呼他为前辈,但这仅仅只是一道虚名,有些时候有用,有些时候毫无作用,如果自己制止了,或许就会在两人心中埋下不满的种子。

与自己的生命相比,这些人并不值得林清风出言阻止。

何况能成为山贼的人多半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如果是自己一人,或许已经成了刀下亡魂,这样一想,这些人并不值得同情,哪怕这些人有着苦衷,是被逼的,但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和那些并没有关系。

但这一幕也让林清风的内心有些不适,毕竟他与这个世界的人所接受的知识并不一样,还停留在生命可畏的观点上,而对于这里的人来说,生命如草芥,这是来自世界观的冲突。

既然要在这个世界生存,林清风内心强迫着自己慢慢适应,他的目的是走到这个世界的顶峰,这条路不可能滴血不沾。

“你看到眼前场景,内心十分向往,资质+1,检测到宿主资质已满,现已储存,请宿主尽快选择功法修炼。”

林清风看见眼前的提示后微微一愣,自己那是向往吗?自己那明明是畏惧。

而且让林清风疑惑的是明明自己资质都已经满了,系统的提示仍然没有消失,算上这次已经储存了两点资质了,难道自己修炼功法之后对资质还有着需求?

林清风想了一会儿后始终想不明白,便没有再想。

不过经过山贼的打岔之后,林清风便没了兴致继续给两人讲解,只是闭眼休息。

见林清风劳累,两人也没敢继续追问下去,毕竟现在林清风是他们踏入那个世界的保障,万万不可惹恼了他。

但银面魔枪心中却极为不爽,如果不是因为刚刚的山贼,或许自己就能知道的更多,好在接下来的时间够长,还有很多机会。

而且这些山贼对于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他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十三娘眼看着已经快要成为林清风身边的红人,他自然不甘落后。

接下来便是白日赶路,夜晚休息。

不仅仅是林清风身体有恙,拉车的马儿也需要休息,而且夜晚的环境太过复杂,并不适合乘坐马车赶路。

随后的数日,林清风见过数波山贼,强盗,这些人往往打劫的话语还未说完,便已经被银面魔枪屠戮殆尽。

见得多了,林清风也就麻木了。

经过数次山贼的有来无回,后面来抢劫马车的山贼越来越少,直至消失不见,仿佛这条路原本就像如此平稳安静一般。

但林清风知道,那是自己一行人的消息已经在这里传开所致。

明知道有一队杀人不眨眼的过江龙,没有实力的人并不会自找死路,否则前面的尸体就是他们接下来的下场,而且林清风几人的身上并没有展现出与危险相对的利益,这就更不值得别人出手了。

狼往往是看见肉才会变得疯狂的,当收益与付出不成正比,没有人会自讨没趣。

至于前几波的山贼都是那种不长眼的蟊贼。

……

黑风寨。

山顶一座豪华的木屋中。

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还未走近木屋便大声叫嚷道:

“大哥,来生意了!”

木屋内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正盘坐在木桌前,手拿一只狼毫笔挥墨作画,见汉子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书生眉头一皱,忍住脾气劝导道:

“三弟,勿要喧哗,虽然我等是山贼,但如此粗犷又岂能做大做强?以后进来记得敲门。”

“什么做大做强,当山贼不就是为了吃得好,穿的暖,说话声音大吗?”

汉子嘴中嘀咕个不停,但看见书生脸上越来越黑,便没敢再说。

“大哥,说正事,前段时间不是朝中有消息传出,一个太监偷了宫廷秘宝逃出皇宫了吗?”

书生点了点头:

“不错,确有此事。”

“嘿嘿,大哥,据可靠消息,那人现在已经进入了我风陵山范围了。”

“哦?消息可真?”

听到汉子的话语,书生来了兴趣,眼神微凝道。

“当然是真的,江湖上不少人都已经知道了,大哥,朝廷对此人可是悬赏了大量金银,也不知道此人是偷了什么秘宝,若是我们能将其捉住,到时候不管是将此人交给上面的人换取金银还是将其手中秘宝拿到,咱都是稳赚不赔啊。”

书生看着汉子啧啧有声道:

“不错啊,三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二弟还说什么了?”

“二哥还说……”

汉子正准备继续说下去便看到大哥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察觉自己露馅了,便嘿嘿一笑。

“二弟所言不错,现在马上发动手下的弟兄们全力搜寻此人,有了消息立刻回报,此人能从皇宫逃出,必定不是易于之辈,让弟兄们碰见了小心一些。”

“是,大哥。”

汉子咧嘴一笑,便准备下去,但立马又回过头来:

“大哥,还有一事,最近道上来了一个硬骨头……我们要不要做了他们?”

“你是说其中两人都是高手?”

汉子想了想肯定回道:

“不错,那人杀人并没有使用武器,而是激发的内劲,绝对是高手,另外一个女的很好看,虽然没出手但肯定也不弱,至于那个老头,是一个普通人,要不然我们把那个女的抓回山寨当个压寨夫人吧?”

“愚蠢,不要管那几人,专心搜捕另一人即可。”

“啊?大哥,为啥啊?”

“你都说了,其中两人都是武林高手,那为什么他们还会选择最慢的马车赶路?他们车上又没金银财宝,依我看,那个老头便是关键,说不定就是什么重要人物,但朝廷与其他势力都没有发布这老头的通缉令,可见此人并非逃犯,明知道这条路有我们在,说明他们有恃无恐,这几人无需理会,也不要主动去招惹。”

听到书生这么一解释,汉子也懂了个大概,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大哥所言极是,是三弟孟良了。”

“滚滚滚,装什么文人雅士?那叫做孟浪。”

“好咧,哥哥再见!”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