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偷听(1 / 1)

破败不堪的庙宇,歪斜布满裂痕的石像,几只夜鸦停歇在上面有条不紊地梳理着自身的羽毛,似乎察觉到了荒凉之地有着外来之客,夜鸦扑腾着翅膀离去。

“总算是到了。”

庙宇前一个老乞丐停下脚步,眼神中有着一丝放松。

老乞丐正是顺着记忆中路线找来的林清风。

六十年的乞讨,他已经知道了何处是自己最佳的避难场所,这种破败庙宇可以算得上是最佳的地方之一了。

林清风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手拿拐杖往地下敲击了数下之后才缓缓走进这个破庙之中。

这样做只是为了惊扰那些留在破庙之中的蛇虫鼠蚁。

走近破庙之后,林清风扫视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还是和自己上次来一样,看样子期间并没有其他乞丐来过,毕竟这庙有些荒凉,虽然是一个绝佳栖身之所,但不利于白日的乞讨。

林清风轻车熟路地走向庙宇中间的石像后面,而在这石像后面,正是上次林清风露宿时选好的住处。

一块还算干净的石板,头顶尚未破烂的房顶,两侧也有着墙壁挡风,这地方比上外面的大厅好上许多。

林清风并未准备生火,他不是游荡江湖的侠客,生火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身上的干粮和清水也足够他使用,乞丐有着乞丐的生存方式。

稍稍清扫了下石板上的灰尘,林清风和衣而卧,用临走时村长送的衣物当做枕头,极为舒适。

白日的赶路让他年迈的身躯变得疲累,睡意瞬间来袭。

不知何时,天空陡然下起了小雨……中雨……大雨……倾盆大雨……暴雨。

雨水敲击着房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惊醒了睡梦中的林清风。

顺着墙壁上方的窟窿看去,天色依然漆黑,抬头看了看四周,雨水并未溅到这块石板上,林清风准备再次入睡。

“啪嗒,啪嗒!”

庙外的雨声混合着轻微的脚步声让正准备入睡的林清风瞬间睁开双眼,仔细聆听。

来人了!一个人!

在确定那并不是自己的错觉之后,林清风面露警戒,放松自己的呼吸声,潜伏在侧,心中则是期盼着来人快速离去,但听着窗外并不曾停下的暴雨,林清风知道这不太可能。

庙外的脚步声让林清风不敢睡去,作为破庙中的常客,这种无主之地会来其他人躲雨再也正常不过。

但让林清风警惕的是来人并未发出任何声音,如果是正常行走江湖之人,不管庙里有人没人,在进庙之前都会提前招呼一声,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这是江湖规矩。

可来人并没有,这说明来人要么身份不干净,要么心有不轨,或者真是以为里面没人忘记了。

如果是最后一种可能到也罢。

如果是前面两种可能就不太妙了,因为无论是两种中的哪一种对于林清风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老乞丐,但他并不会将自身的安全全部寄托在别人的手中,尤其是现在的他已经身负顶级灵根,这让林清风更加小心。

庙中的脚步声不曾停止,仿佛在到处走动查看着是否有人。

“啪嗒!”

脚步声越加清晰,仿佛正朝着石像这边走来。

在听见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时,躺在石板上的林清风心中一紧。

这时,脚步声突然一停,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略带磁性的声音:

“十三娘,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何必躲在暗处呢?”

林清风心中一松,还好脚步声停住了,不然他马上就会被发现,听声音似乎庙中还有着另外一个人,而且两人还认识,林清风选择默不作声地继续听下去。

“呵呵呵,几年未见,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银面魔枪功力又精进不少呢。”

听声音此人大概是个娇媚妇人,应该就是刚刚中年男子口中所谓的十三娘了。

但林清风并不敢探头去看,只准备等两人离开后再做打算。

“行了,废话少说,你前不久传来的信息可是真的?”

面对中年男子的不解风情,十三娘并未恼怒,在听到中年男子语气凝重地询问后,十三娘也是一改语气,正色道:

“当然是真的,传信的那人处理掉了吧?”

“嗯,我已经处理了。”

“对付那种人,你可有计划?”

中年男子继续问道。

“当然有计划,那可是传说中的修仙者!杀了他,或许我们到时候也能进入那个世界!”

说到后面,十三娘的声音也是渐渐低了少许。

而中年男子也未反驳,随后十三娘便在旁低声地叙述着详细计划,而中年男子则是在旁补充或者提出疑问。

“你偷听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资质+1,检测到宿主资质已满,现已储存,请宿主尽快选择功法修炼。”

此刻躲在石像后面的林清风却顾不得理会系统的提示,而是对两人话语中的信息感到惊讶,这两个武林中人居然想要击杀修仙者,这让林清风着实有些意外。

哪怕是最弱的修仙者,也能操控符咒飞剑等物,远远不是这些武林人士可以匹敌的,因为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林清风也见过江湖中的武功,据说某些一流高手更是凭借飞花摘叶就可伤人。

但在林清风看来,即便是一流的武林高手,恐怕连炼气期修士的防御符咒都打不破。

但事无例外,修仙者很少进入凡俗,因为世俗灵气稀少,不足以维持日常的修行,能被江湖中人发现的修仙者,恐怕实力也并不高,说不定只是某个机缘好的散修或者哪个家族的低价修士,仗着修仙者的身份在外享受。

若是毫无防备下,被几个武功高深之人偷袭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林清风现在关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自己的安全问题,他现在偷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一旦被两人发现,定是一个灭口的下场,就连送信的人都没能逃脱,更别说自己这个知道计划的人了。

这两人哪怕不是修仙者的对手,可对付自己却是足够了。

林清风并不会什么武功,曾经他也有想过学习一些武功用来防身,可后面得知练武需要几十年的千锤百练,方能有所成就,其中还有着不少苛刻要求。

林清风起初并不相信,觉得他们只是夸大其词,便试了试,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本以为自身资质优异,学个武功手到擒来,但自己的灵根资质好像对于凡间武学并没有什么作用,加上修炼武学会极大地拖累自己增加资质的进度,林清风便放弃了。

而且依照林清风的想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乞丐和一个略懂武艺的乞丐,两者身份一样,但在很多事情上却截然不同。

因为前者并无威胁,而后者极有可能有着其他身份和经历,更容易惹人怀疑。

林清风便干脆放弃了学武,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行走世间,事实证明的确如此,至少这六十年他并没有遇到过太大的危机。

除了现在。

此刻林清风只能期盼着两人尽快商量完计划,然后离去。

同时林清风又有些无语,这种机密的计划起码找个隐秘一些的地点吧。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一个偏僻庙宇,再加上四周荒无人烟,外面还下着暴雨,来人的可能性并不大,这里的确算得上隐秘,除开林清风这个意外因素。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